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故事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有趣的 客家民间好故事

时间:2016-06-05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相传从前,在客家某地方有个叫天理的人,为人憨厚朴实。一天,他上山打柴,发现路上有根橙黄色的直条树枝,拿起一看,竟然是根黄澄澄、沉甸甸的金条。
    “天理良心”的故事
      相传从前,在客家某地方有个叫天理的人,为人憨厚朴实。一天,他上山打柴,发现路上有根橙黄色的直条树枝,拿起一看,竟然是根黄澄澄、沉甸甸的金条。再仔细看时,发现一端写着“天理”,另一端写着“良心”的字样,中间还划条直线呢。他一时惊喜得心直跳:“这是怎么回事?是老天爷可怜我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给送来的?但那一端写着‘良心’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他想,“既然天理是自己,那么良心也必然是个人了?中间一条直线,是两人均分吧……”

     他看了看金条,又看了看四周,心里翻腾得像打鼓:“把它分了吧,眼看着这金条让我一生受用不尽,实在舍不得;不分吧,又恐违拗老天爷的心意,受到惩罚。既然是老天爷送来的,那就照分吧。”于是他到处找良心,一天两天……口渴了就掬口泉水,肚子饿了就采些野果、树叶来吃,实在饿得难受时就向人家讨点残羹剩饭吃。一月两月……终于找到了良心这个人。

     说来也巧,这良心也是苦难的穷人,早年没了父亲,母亲年高又得重病。那天他正为母亲熬药,正愁没钱医治母亲,忽然有个邻居上门来报,说是外面有个乞丐来找他。良心想,我都快要出门行乞了,还有跟我一样可怜的?他忙放下手中的药碗,到厨房把煮给老母亲的稀粥盛了小半碗送了出去,对来人说:“可怜的兄弟,我也只能给你一点点了,请原谅吧!”

     天理接过稀粥,问:“你就是良心兄弟?”

    “小弟正是。”

     天理从怀里掏出金条,问:“小兄弟可识字?”

    “只念过半年书,名字倒可认识。”良心接过金条:“啊,良心?!”

    “你再看看那边。”

    “天理?那么说你就是天理兄弟了?”

    “是啊,我这个天理总算找到良心了,你看这中间一条直线,咱们就分了吧!”说着,把金条往膝盖上用力一磕,金条不见了!

     两人面面相觑。良心想了想,说:“天理大哥,这金条来得蹊跷,莫非是个暗示:这地下就有金子?!”于是两人便合力同心从金条失落的地方,挥动锄镐敲开地面,直往里头挖,挖着挖着,果然咚的一声挖出个黄澄澄金闪闪的一缸金子来。两人欢喜地把它们分了。

     这事一下就传扬出去了。人们都说:要是天理那人贪婪自私,不忠诚老实,绝对得不到那根金条,而良心地下的那缸金子也永远不能发现。所以做人就该心底无私,光明磊落。日子一久,“天理良心”就成了客家地区用以劝诫人们的口头语了。

 
    巧答秀才
    从前,客家某地有两个秀才,骑着马从乡村经过,看见田里插秧的姑娘,便有意打趣问道:“上坵水嘈嘈(流水声),下坵水嘈嘈,请问田里的细妹子,一日莳多少头禾?”天啊!世间有谁插秧莳田去数算过禾头的。这明明是故意出难题有意刁难的话。可聪明的姑娘心中有数,也不甘示弱,以牙还牙地回敬了一个使其也无法回答的问题说:“前马蹄嗒嗒(马蹄声),后马蹄嗒嗒,请问过路的相公,一天走了多少个足迹?”二位被问得哑口无言,灰溜溜地走了。


    李阿仙山歌闹公堂
    寡妇李阿仙,三十刚出头,生得细嫩娇洁,皓齿红唇,一双柳眉凤眼,秋波一送,叫人失魄销魂,尤其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叫村子里那些结了婚的,没结婚的,见着她无话也要搭话,没话便一步三回头,不是踢破脚指头,就是偏了颈筋。

    村里有个叫侯少甫的乡长,年过半百。平日里爱依仗权势,鱼肉乡民,到处拈花惹草,侮辱良家妇女。阿仙老公一死,侯少甫便打起她的主意来。谁知阿仙硬是不睬他,还开口骂他“畜生”、“牛牯”。

    侯少甫羊肉吃不着,却惹来一身臊,心里酸溜溜的又恼又恨,发誓要把她弄到手抱在怀里狠狠报复一顿。村里人知道这事,便给他唱了首歌谣:——

    坎下寡妇李阿仙,生得仙女一般般;

   可笑老侯真“么甫”,晕她晕到会发癫。(注:客话,“么甫”谐少甫,即没点准则之意。)

   一天晚上,侯少甫趴在李阿仙的窗外,一心想偷看她的玉体,也想看看她是否爱上别人。突然门吱嘎一声,真的进去一个汉子,老侯屏住呼吸,侧耳细听,“啊,原来是村子里那个姓梁的小学教书先生。”他拔腿就跑,叫来乡丁连夜捉奸。第二天,便把他传到乡公所里“过堂”。

    只听得侯乡长把桌子一拍,呵斥道:“哼,堂堂一位教书先生,竟敢夜里闯进寡妇房里偷情,如此斯文扫地,怎堪为人师表?!”说罢,又是一拍:“快从实招来!”

    那教书先生本来就胆小,一时竟吓得战战兢兢,额头冒汗。阿仙从腰里掏出花手帕在公堂上一边为他拭汗,一边唱起山歌:——

    汝爱过堂就过堂,切莫横桌夹死磅,

 交情不是人命案,莫来吓坏涯亲郎!

   “嘿,你这寡廉鲜耻的东西,伤风败俗夜里偷汉子还嘴硬!”侯乡长骂在嘴里,看在眼里,想在心里,痒在手里,“你褡裤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搜!”话音未落,便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朝她浑身上下动起手来。

    李阿仙唱起山歌骂道:——

    话声乡长阿侯哥,狐狸唔知尾下臊;(注)侯哥,谐猴哥,含骂意。

    若果你都口甘正派,样般猴爪敢来摸?

    一把秤子配把砣,涯么老公他么(老)婆,

    涯俩往来系正事,为何你要管口甘多?!

    唱罢,她大声喊起来:“他是我老公!”

    侯少甫冷笑道:“老公?!嘿嘿,有明媒正娶吗?明明是个奸夫嘛!”

    李阿仙回驳道:“话哩老公就老公,哪比堂上白鼻公,满口仁义讲道德,盲知一肚净豺虫。”

    老侯本想兴师问罪,拆散人家往来好自己插手,谁知竟在堂上被骂得狗血淋头,眼看群众越来越多,深知下不了台,赶忙把桌子一拍:“退堂,快快退堂!”


    等郎妹
    从前,客家有个等郎妹(夫妻还未生子就抱养一个小女孩作未来儿子的媳妇),一直等了十六年,才等到了郎(出生)。她不但要操劳家务,还要每晚象抚育孩子般服侍“丈夫”。实在满肚子委屈,半夜三更无法入睡,将苦恼作山歌随口吟唱:

    十八娇娇三岁郎,夜夜睡目揽上床,
    睡到半夜思想起,唔知系子还系郎。
   十八娇娇三岁郎,夜夜屎尿屙满床。
   唔系看你爷娘面,三拳二脚踢下床。
   谁知这山歌被隔壁叔婆听到了,便唱出山歌劝慰她:

   隔壁侄嫂你爱贤,带大老公只几年;
   初三初四娥媚月,十五十六月团圆。

   等郎妹一听,很不是滋味,她心里想,你也是过来人,怎么就不思量人家今日之苦。于是,接口唱道:

   隔壁叔婆你也知,等得郎大妹又老;
   等得花开花已谢,等得月圆日落西。

   隔壁叔婆一听,回想起自家做等郎妹的苦楚,心里一酸,也就唱不出山歌来了。


   “尖尾剪”与家翁的山歌巧问答
    清代道光年间,银江坑口玉尺岗顶村有个著名的女山歌手叫何好娘,人称“尖尾剪”,18岁嫁到该地。其家翁也是个喜爱山歌的有文化的人,较传统,抱孙心切,看到媳妇2年还未怀孕,就有点怨言了,这个问题又不方便提出。有次浇花时看到媳妇在门口晾衣,就唱了一首山歌:

   新买花盆种芙蓉,
   朝朝育水望花红。
   盲知芙蓉巫子结,
   败坏几多涯家风。
 
   “尖尾剪”听出家翁的用意,就随口唱复山歌:
   新买田丘任郎耕,
   牛犊细细拖唔赢,
   犁头入巫三寸土,
   话涯禾子样般生。

   家翁听后,明白原因,就不再有怨了。
  “尖尾剪”巧打“荷树头”

   过去有位山歌王,名叫何树二。他做牛生意,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常常以歌会友,肚子里装了好多古怪山歌。

   一日,何树二做买卖来到西河。他听说当地有一名年轻的女歌手,口齿伶俐,性格泼辣,人称“尖尾剪”。何树二喉咙发痒,特地登门拜访,要试试她到底有多大本事。

   见面后,何树二摆出一副山歌王的架势,多次“激”尖尾剪,而尖尾剪却一再谦让,婉言推辞,还笑吟吟道:“老伯一心来考歌,应该出个题目,哪有我先开头的道理?”何树二被尖尾剪“剪”了一下,便咳了两声,开喉唱道:“牛角唔尖就唔敢出村,唔系恶蛇就唔敢路下蹲,二伯涯今相似鹊角仔,绕过两转阿妹你会头脑昏。”

   歌声刚落,只听尖尾剪接着唱道:“牛角再尖涯敢剁,你系恶蛇阿妹涯有药,二伯你系鹊角仔, 铳子一响你就会跌落。”

   何树二见尖尾剪一句驳一句,句句对得绝妙,暗自吃惊。他皱了皱眉头,想再唱一首将尖尾剪难住。谁知尖尾剪见何树二呆了许久都没有接唱,又脱口而出唱道:“何树二伯何必愁,涯每朝早起磨斧头,斧头磨利无事做,专门来打荷树头。”

   听罢此歌,何树二方才晓得尖尾剪确实才思敏捷,出口成歌,而且比喻恰切,幽默风趣,只得暗暗服输,连茶也不敢多喝一杯,就匆匆回客栈去了。


   妻呀....妻.....
    从前,有一个远离家乡的商人,托人给不识字的妻子带回一封信和10两银子。信上没有一个字,只画了四幅图画:第一幅画了七只鸭子;第二幅画了一头大象死在地上,一只鹅用嘴在拉象;第三幅画了一把倒放的勺子和十只苍蝇;第四幅画了嫩柳夹道的路上,匆匆走来一个男人。

    受托的人存心跟商人的妻子开玩笑,只交给她四幅画的信,说:“你丈夫做生意蚀了本,什么也没有给你带回来。”

    商人妻子看了画,笑着摇摇头,说:“不对,他叫你给我带回了十两银子,请快给我吧!”

    带信的人大吃一惊:“你怎么晓得呢?”

    商人的妻子指着画解释说:“这第一幅画了七只鸭,‘七鸭——七鸭’,是在喊我‘妻呀——妻呀’;第二幅画那大象死了鹅在拉,‘象死鹅拉’,是对我说‘想死我啦’;第三幅画是勺子倒了和十只蝇子,是说他给我‘捎到了十两银子’;第四幅画是说今年开春杨柳一发芽,他就回家来了。”

    送信人一听她的解释,双手一拍,连连称赞道:“这四幅画真妙啊,大哥和嫂子真是才智过人。”说完,连忙把十两银子交给了商人的妻子。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