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探索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打铁师傅 打铁行业场景

时间:2016-06-15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在梅州城乡,旧时具有特色的工艺要数“一阉二补三吹四打”。阉是“阉鸡”,补是“补锅头”,吹是“吹笛”,打是“打铁”。
  


上世纪80年代铁铺的打铁场景。
     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和民俗文化,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行业。老行当是对社会上存在相当时间的各行各业的总称。所谓“老行当”,其实并没有一个明显的判别标准,通常的理解是,一个因时代发展而存在相当时间,现在已不存在或即将消亡和仍在延续的行业。对社会上不同职业分工,大家比较统一的认为成行成市的称为“行”,“行”中所做的事称为“当”。近日由中共梅江区委宣传部编撰的《梅江老行当》一书面世,其虽冠于“梅江”二字,但展示的行业或行当是整个粤东甚至客家地区耳熟能详的,里面盛满了几代人的记忆。现本栏选发部分以飨读者。

     在梅州城乡,旧时具有特色的工艺要数“一阉二补三吹四打”。阉是“阉鸡”,补是“补锅头”,吹是“吹笛”,打是“打铁”。因从事打铁手艺没有前三者好赚钱而且又是苦力工,所以打铁的行业被排在第四位——

     建国前后,每一处圩场或村庄街市,都有一至数间铸造铁器的打铁店,一年到头,从早至晚,可听到“哋它”的风箱声和“叮当”的打铁声。20年前笔者还看过铁匠师傅打铁。下面先简述一下打铁的操作程序:

     铁匠师傅把裁切好的铁料埋入烈火熊熊的炭堆里,把铁料烧红。炼煅时,打铁师傅左手举起小锤捶煅;站在对面的徒弟,在师傅的锤声指挥下,有次序地举起大锤捶煅。打至铁料由红变暗后,再重新放进炉里烧红;如此反复,最终煅成大小弯度不同的铁具,诸如锄、刀之类简单器具。成型后,再次烧红,浸在水池里冷却,或者埋入炉渣灰让其自然冷却;末了,再用磨刀石打磨,以求锋利、好用。

     虽然流程简单,其难度在于把握不同的材料、火候与淬火(冷却)的时间。一个铁匠如果没有一手过硬的淬火功夫,是难以维持生计的。此外,还需要忍耐高温,随时小心以免被火花烫伤。打铁是苦力工。有一首客家山歌是打铁师傅的生活写照:

     打铁师傅真可怜,整天围在火炉边;

     一头一面乌紫色,裤裆湿透汗淋淋。

     打铁师傅真勤劳,日做夜做背都驼;

     脚酸手软提唔起,打铁手艺真难做。

     笔者曾经采访过一位75岁姓余的打铁师傅,下面是他的口述:

     我家很穷,古语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我17岁初中毕业后到一个打铁店当学徒,23岁出师后开店打铁。以前大家种田的锄头、铁耙、铁锹等,都得靠我们打制。那时我年轻,有的是力气,生意还不错。我和徒弟两个人,抡10公斤重的大锤,一天可以做好6把菜刀。打铁的活很辛苦,特别是夏天,靠着火炉,汗水哗啦啦地往下流,虽然辛苦,但毕竟有生意做。以前人家一把菜刀用了10多年,仍舍不得扔,拿给我们翻新。而今大家生活改善,家中的铁器用具用旧了,就买新的,打铁的行业也就冷落下来,我在1986年就改行种果树了。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以人力打造的传统铁具,逐渐被方便、快速的机器所取代,而今打铁这门手艺已成为渐行渐远的手艺,在我们客家城乡,传统的“哋它”风箱声和打铁“叮当”声,几乎成了绝响。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