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探索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梅州邑内地名探奥

时间:2017-02-05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梅州历史上的州县行政区划变化很大。从五代十国的南汉至元代为止,敬州及改名的梅州,仅领程乡一个县。

五华长布石马山


丰顺县公式隍镇。相传宋末皇帝南逃时曾在万江古庙求神庇护,躲过了追兵,取“万江古庙可留皇”而得名。

        梅州历史上的州县行政区划变化很大。从五代十国的南汉至元代为止,敬州及改名的梅州,仅领程乡一个县。清雍正十一年,程乡县升格为嘉应直隶州,管辖本属和兴宁、五华、平远、镇平;嘉庆年间曾短暂升格为嘉应府,后又恢复原样;大埔、丰顺两县则属潮州。而地名作为具体地域的指称,起名常常受到所在地区语言、地理、历史、风俗等的影响,既受时代大背景的制约,也受到当地人文因素的影响。从地名以至它的变迁,就可以解读历史的烙印,解读当地居民的文化心理,了解一些独特的自然景观。

      程乡建县已有1500年左右的历史,但从城市或者说城池的建筑看,它的历史在千年左右。目前志书上记载的梅州地方行政长官,最早的为南汉程乡令曾芳,现在梅城西区有一座古井,名叫“曾井”,据说就是由曾芳下令所开凿,他曾把中药用布袋装好,放在井里浸泡,使当时感染疫病的居民饮用治好病。从曾井的位置,以及更楼下的地名看,更楼一般在城内,目前这两个地方均在江北老梅城的西区,可见早期的程乡县衙或县治均在该地,即今天梅师附小内的大觉寺和联科第附近。大觉寺始建于南朝梁武帝年间,足可印证早期的梅城在明清的梅县县城的西郊。

       据史料记载,北宋皇祐年间,广源州酋长侬智高反叛朝廷,攻陷邕州,包围广州,岭外地区震动,各州邑戒严,县志有关狄青南征经过梅州的记载就发生在当时。皇祐四年(1052),梅州在江北“筑土城为捍卫,周围长四百五十丈三尺。”

     明朝洪武十八年(1385),程乡人叶文保捐资修筑砖砌的西北面城墙,是开启梅州古城用砖砌的时代。鼓励富商或当地有名的大户捐资修城,是朱元璋早期施政的策略,以弥补财政的不足,但后来又对这些有损他的威望的豪强们大肆惩罚,像捐资修南京城的沈万三就受到类似的打压,家破人亡。叶文保也未能逃过一劫,据说后来瘐死狱中。万幸的是,山高皇帝远,叶文保的后人在梅州开枝散叶,人丁兴旺。今天的梅城北城墙拆了后,建的一条马路——文保路,以他的名字命名,受到梅州人民的纪念。一座城池在乱世确能保住不少人的性命,免于匪寇的骚扰。

     梅城的古城范围,北为金山顶梅县博物馆,沿文保路,由月宫巷往南为城池的东面,直下珠条街,至今天的凌风路是城池的南面,凌风路转向今天的水巷子,直到虹桥头,转回金山顶,是古城的东面。这个古城的格局在清代一直保持较好,偶遇洪水崩塌,时圮时修,只在南门加建了一个新南门,叫文澜门,由于其正对学宫(孔庙),希望借此改善风水,让当地能出更多读书人,门上建楼名“文昌”。康熙年间的程乡知县曹延懿,将老南门城墙上的凌风楼改建为八角楼。凌风楼是为纪念抗元民族英雄文天祥而建,取名于文天祥的集杜诗“楼阁凌风迥”之意。北门城墙上建有铁汉楼,是为纪念北宋为推动梅州文教作出重大贡献的贬官刘元城。

     梅州古城的拆除发生在民国21年,主要是为了拓宽道路和改善市政建设,同时把拆城腾出的部分空地拍卖筹措资金,用于市政建设和公路、白渡大桥的建设。拆城原来是打算保留南北的城门和城门上的凌风楼和铁汉楼的,可是后来也被拆除,成为建筑用地,当时拆城的发起人之一,时任梅县县长的彭精一后来在他的回忆录《期颐小集》也对此感到遗憾。

     今天的梅城老城区依然保留着民国晚期的格局,凌风路、文保路、中山街、泰康路,构成原来的格局。内有周增路,为纪念黄花岗起义烈士周增;仲元路为纪念烈士将军、辛亥革命元勋邓仲元。民主路、义化路、和平路将凌风路和仲元路相连。南北方向的小路小巷还有水巷、月宫巷、蓝屋巷、城隍庙路、珠条街、署前路等。

      老城区外,东郊原叫攀桂坊,今天一般称为下市或东区,是个著名的人文社区,是黄遵宪的故乡,附近有东山书院和南汉千佛塔;西郊原来也有个对应的名字叫望杏坊(又称红杏坊),今天一般称为上市或西区,古庙建筑大觉寺、古井曾井和最早的程乡县址即在那里,也是一个人文社区,该区的辅廷路为纪念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饶辅廷而设。

     看地名,也可以了解所在地区的文化。梅州历史源远流长,地名有的历久弥新,有的则因斗转星移面目全非,不论是变与不变,其中都蕴含着无数的趣味和学问,值得探讨和研究。

     1、与少数民族的历史渊源和生活轨迹有关
     如梅县的畲江镇,俗名畲坑,现在当地已无少数民族畲族居住,但历史上曾是在梅州占有相当人口比重的畲族的聚居地。唐宋时期出现的青瓷——水车窑,就产于当地的畲江、水车、梅南一带,畲族是早于客家的梅州居民。在明代以前,畲坑是畲族的重要居住地,元朝至正十一年,当地的畲族首领陈满率众反元,遭到官军的严厉镇压。梅州地区畲族在明代以后逐渐式微,可能与战乱和疾病有关,因为元末明初,梅州地区的人口曾出现严重的衰退。以“畲”命名的地方,在梅州可谓比比皆是,足以证明畲族留下重要影响。另外像梅县南口镇的瑶上,据说曾是瑶族聚居生息的地方。

     2、以地形地貌命名
     如梅县的石扇镇,据志书记载,当地南岭岃前有两块大石,高丈余,巉岩漏透,舒展如扇状,所以起名石扇;梅江区的长沙镇圩场,地处梅江岸边,因河床逐年淤积,出现一片沙滩,人称长沙坝,明末逐步形成圩场,故称长沙圩;丰顺县的梅州第一高峰铜鼓嶂,就因形似铜鼓而得名;平远差干的五指石,则因丹霞地貌,五座小山峰突兀而起,与人的手指相似而得名。在梅州,以地形的坑、岗、岃命名的可谓不胜枚举。

     3、以人的社会意识命名
    梅县的隆文镇旧称龙牙,因当地有一溶洞,内有钟乳石,状如龙的长牙,所以起名龙牙。后来崇文重教的意识逐渐提高,当地的读书人增多,改称隆文,希望人文鼎盛。这种意识,同样体现在今天客天下附近的圣人寨,以前叫做剩一寨或胜人寨,因梁惟宝带领族人上山立寨据守得法,在周边村寨皆被盗匪攻破的情况下独存,因而得是名。至于为何变成圣人寨这个衔头大得让人仰视的地名,大概是客家先民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生活稳定,文教复兴,出于对儒家圣人的崇拜,或希望当地人文鼎盛,于是文人雅士大笔一挥,胜人寨就成了圣人寨这个很有寄托的雅名。类似把目睡岗改为福瑞岗、湖洋尾改为富阳尾,把白墓改为白渡,书面化、文雅化的痕迹非常明显,都是社会意识变迁的见证。

     4、以历史背景命名
     梅州城区的北郊有一座山叫“三乡寨”,它位于梅州盆地的最北端,像一扇厚重的屏风护卫着梅城。以“寨”命山名,并非三乡寨的“专利”,在梅城周围还有明阳寨、圣人寨等高山。对于这种现象的形成,邑人清末翰林温仲和认为,当年客家先民移居这些地方时,生存的环境恶劣,过的绝非是今天山清水秀、安宁祥和的田园牧歌生活,经常要面对与土著纠纷以及盗匪的骚扰。为保全身家性命,先民们选择在附近的山坡筑寨,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人财物安置寨内,负险据守,久而久之,寨就代表了山。像丰顺县南部的埔寨,汤坑、汤南的金鼎寨、金瓯寨、上围古寨,则是防御建筑工事成为镇村的地名,与上面山的起名原理是相同的,都与战乱有关。

     5、以民间传说或故事命名
     梅城南门商业广场所在的地区,原来叫百花洲,现仍有一条百花路。相传此地曾有鲜花百种,又地涌一股五颜六色的泉水,潺潺而出,绚丽如锦,别名锦洲。由于地处梅江和程江交汇处,以前交通多以水路为主,海路未通时,连潮州各县属地区人士上京,均要坐船经梅州,所以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是时,花船麋集,夜晚笙歌悠扬,极为热闹。像五华的石马山、丰顺的马头山(马图)既与山形也与传说故事有关,梅县的丙村、丰顺的公式隍,据说与宋帝昺逃难经过的传说相关。梅江区的明阳寨又叫宜娘寨,三乡寨又叫三娘寨;杨文又叫杨门,相传都与杨家将来过此地有关。

     6、以当地的物产资源命名
     梅县城东的黄竹洋,以当地生产黄竹得名;丰顺的丰良原名汤田,汤坑、汤南、汤西,因当地有丰富的温泉资源,当地把温泉叫做“汤”,洗温泉叫做“洗汤”,从而得名;像杨桃墩、杨梅塥、梅塘,可能与早期盛产同名水果而得名;银营、银窟坑则与当地富有银矿以及相关的采矿活动历史有关。

     7、以当地的坐标性建筑为地名
     一些历史上的建筑,久经岁月风雨,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但由于它们成为地名的代称,作为一种符号信息留存下来。像梅城的城隍庙、更楼下、北郊的金盘桥、四脚茶亭、西阳的将军阁、黄遵宪的故居所在地的攀桂坊,皆是极好的例子。一些纯属个人的物业,因突出的特色特征,也会成为地名,如万秋楼是华侨夏万秋的居所,但以它在当时的无与伦比,“夏万秋”(指建筑)也成了地名。

     8、以人物和姓氏命名的也不少
     如程旼是梅州七贤之一,是南迁的客家先民的代表,程江、程乡、义化路都是为纪念他而设。蕉岭的蓝坊,据说与梅州宋朝的第一位进士蓝奎有关,因蓝奎是当地北宋时期的著名文士。周溪的起名则与北宋大儒周敦颐有关。下市张家围则因是当地旺族张姓人的聚居地而得名;梅江区城北的古田村,则因当地很多水田历史上曾属于进士古革家族而得名。

     9 、以方位和附近的水系、农田命名
     如松口的起名源于松源河口,既有方位的因素,也与水系密切相关。像城东、城北、梅西、梅南、寨中、水口;像玉水、合水、长潭、三河;像潘田、大田、新田、龙田、长田、郭田等。农业社会,农田和水利都是人们生存的命脉,把农田和河水作为地名,也就自然而然了。

     10、由行政区划的分合造成的人为起地名
      这类近现代以来最多,一般缺乏文化和民俗含义,对保持地名的稳定不大有利。像梅县的桃尧镇,起名主要是因为原来的桃源堡与尧塘堡合并而来,扶大则因扶贵和大竹的合并,荷泗则因荷田和泗都的合并,径义则因径心与义士两片的合并(该径心位于今梅县畲江镇,并非兴宁市径南镇所辖的径心)。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上一篇:客家帝国 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