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围屋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东石四大堂老屋及建造者

时间:2016-03-17 | 来源:梅州日报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客家围龙屋主体建筑有二堂三堂结构的比较常见,而有四堂的却是为数不多。
    客家围龙屋主体建筑有二堂三堂结构的比较常见,而有四堂的却是为数不多。就平远范围而言,据笔者所知,也就只有东石镇境内的丰泰堂和四大堂两座,且都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丰泰堂因为后有三围龙,两边共有六杠横屋,且墙体和瓦面保存完好而被外人所知,并成为旅游景点。而与它仅一河之隔相距不过几百米的四大堂后头只有一道围屋,两侧才有四杠横屋,整体屋舍已破损较大,故很少有人知道。不过,这四大堂的建造者及其家族在当初是很有名气的。

    四大堂的建造者为当地林姓第十六世祖露霖公,其生平事迹在该县清嘉庆二十五年卢兆鳌总修的《平远县志》及《平远济南林氏族谱》上都有记述。他年少时父亲多疾病,饮食难有好胃口,对陈旧过餐的食物更是排斥,极有孝心的露霖几乎每天步行到十余里外的墟场买鲜肉菜,以供父亲食用,多年如此,从不偷懒。父亲去世后,露霖的弟妹都还年幼,他便挑起长兄当父的重任,想方设法抚养弟妹成长。凡家中田园劳作和后来弟妹的婚姻大事,他总是考虑周全并将事情办得尽善尽美。后来,他从事肩挑行业,“盐上米下”地来往于蕉岭新铺和江西寻乌之间的商道,随后与友人共同经营盐业商店,于乾隆甲午年始承办平远埠务。他善于谋划,多年后成为潮商在平远的代理人,不到十年已成为潮商领袖。

    已积累一定财富的露霖公历经八年建造成有一定规模的四大堂屋舍,但他并不只为己谋,总想着回报乡亲和社会。乾隆己丑、丁未、乙卯等年遇荒,他都捐出巨资,发放粮米以赈灾民,为此而得到保命的人不少。家中更夫仆人有借款而无力偿还的,他也一概免去,并当众将借据烧毁。至于乡间架桥修道建文昌阁等事项,他也总是慷慨解囊。露霖公正是以这些善举,践行着镌刻在大门口方柱上“地传双鹤峻;人爱九峰高”这一自己遵崇和追求的信念。

    尽管露霖公经商深谙门道乃成富商,但他更知读书传家的重要,因此,他不但自己勤读书取得了贡生的功名,还积极想办法让后代也能得到良好教育。他在房屋一侧建造私塾。当地老者带我们参观了私塾所在地,介绍道,私塾原有一间厅堂作教室,两侧有书室和杂房,门口有半月形泮池,上面有桥,空地栽种有桃李树,私塾整体显得精致而文雅,只是这做私塾的老房子如今已不复存在,只在老墙头上还留有宋湘书写的私塾名“经义轩”三字。这三字方斗般大,行书体书写,笔势豪迈,雄直刚劲,正有岭南才子宋湘的书法艺术特色,落款处有“乾隆三十六年辛卯岁菊月吉旦林阳炳题”(阳炳,露霖公别名——笔者注)的字样。据查,乾隆三十六年宋湘才十六岁,但那时他在乡间已很有名气,十三岁时童子试名列榜首,并写得一手好字。看来这私塾名是由露霖公题拟好后再请宋湘书写而成的。露霖公为何会结识宋湘?我们推测,当时新铺为潮货的落船码头,而宋湘的居住地白渡又与新铺相邻,作为盐商的露霖公肯定要经常到码头接货,宋湘出众的名声他自然听得到,因而与之结识并交往是很自然的事。老者说,当年宋湘还在四大堂住了三四年时间,他居住过的房内墙壁上还留有其用芒梗题写的诗句。但墙体因潮湿等原因已是整体变黑,字迹已模糊不清,于是不久前房主修整房子时用白灰粉饰将字盖住了。笔者进到那房间,见果真如此,直叹可惜!

    露霖公建私塾请名师,让自己及家族的后代受益颇大。他九个儿子有做知县的、有做县丞的、有被授职千总的,孙子林三登为平远咸丰元年的文举人,也是该县最后一位考取的举人。最有名望的要数露霖公的三儿子林熤堂,由直隶布政司经历敇授儒林郎,历任外省九个县的知县,由此使露霖公在乾隆戊戌年被诰封为“奉直大夫”。随后他以厚金捐助军需,被复议军功加二级随带。他的侄子也学有所成,焕堂、煃堂同为乾隆年间的武举人,其中焕堂后任江苏淮卫、督运千总。故县志上有露霖公“今孙曾登仕籍,游胶庠者济济。乡邑罕有匹焉”的赞句。

    现在的四大堂老屋经长期风雨侵蚀,已破败得不成样子。我们只能在老屋周围一些散落的练武石和屋门口的楣杆夹石刻着的功名上,才能联想到露霖公那几代人艰辛的科举成名之路和带来的赫赫名声。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