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研究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客家传统民居朝向与中原的差别及成因探析

时间:2015-05-14 | 来源:网络 | 作者:客家文化 | 点击:
在人们的心目中,客家的建筑②特色都集中在围龙屋上。但是有的客家学专家已从殷墟中发现了这类建筑的前身,⑧当然两者是否有承继关系还有待进一步考证。而客家民居的朝向与中原地区的差别确是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一般地说,中原地区民宅多为座北朝南的正房,

  在人们的心目中,客家的建筑②特色都集中在围龙屋上。但是有的客家学专家已从殷墟中发现了这类建筑的前身,⑧当然两者是否有承继关系还有待进一步考证。而客家民居的朝向与中原地区的差别确是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一般地说,中原地区民宅多为座北朝南的正房,相反,客家传统民居的朝向似乎有些随意性。本文试对这种差别及其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作些讨论,以就教于大家。
  据有关研究④,早在唐朝末年客家已有了风水名家杨筠松,他不仅本人进行风水实践活动,而且授徒传术,使风水术在客家广为播延。到明清时期,客家人普遍修建风水塔,⑤可见风水观念是何等深入人心,这时的风水已不是简单的建筑环境学,而是地地道道的所谓文化积淀了。这种所谓风水的影响,至今在客家地区的建筑中仍历历在目,最明显的当属那些极不自然的墙门的朝向了,它不与墙体平行,而是有一个小角度,这种角度的确定又多为人为者⑥。
  现在的问题是客家人为什么能接收这种风水观念,其客观基础是什么,这是必须回答的问题。
  从地理环境和人口密度的角度也许有助于理解这种现象。客家人多分布于山区,梅州由于宋末元初蒙古人南下,迫使赣南和闽西客家人大规模地迁往粤东粤北⑦而在明清时期成了客家人的中心。所以梅州的客家传统建筑有一定的代表性。
  在农耕时代,梅州是自然资源相当匮乏的地区.可耕地十分有限,可谓生态环境恶劣或生存环境恶劣。在这种环境中,房宅的选址和朝向的制约因素具有一定的强制性,很难随心所愿。如山体、河流的走势不是当时的生产水平下可轻易改动的,相反,随山体、河流走势而变化差不多是唯一可能的选择。这与故土中原有很大的区别,平原地区住宅选址与朝向要 自由得多,所以.在那里多以太阳(之运行轨迹)为选择朝向的根据。堂屋的最重要的房间多选正南⑧方向。在梅州则不然,即使富贵人家,其房宅的朝向也不固定。例如在嘉应大学周围的几家有经济实力的书香门第(一个家族有多人获"文魁"、"经魁")。其住宅的方向有的朝西,有的朝北,相比之下,朝正南的倒是少数。梅州虽然从总体上属山地,但中心区域是一个小盆地中的平原.这里的人们显然已习惯了方向的随意性,所以在有相当自由选择朝向的情况下,仍不计较朝向。在今天的梅州市的新老街区的对比中,不难发现老街区之房屋朝向随意者较多,新街区则较固定;老街区的街道走向多无固定方向,而新街区的街道多为南北、东西(当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走向。
  所谓朝向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光照或采光有关。旧式的客家民宅由于很强调防护作用,加之中国很晚才采用透光材料--如玻璃--作窗户,所以对自然光并不看得很重。在古代,中国建筑的窗户在很长一个时期,特别是穴居时代就是烟道,主要是用来通烟气的,事实上其稚型就是烟囱,这一切都保留在汉字"窗"中,它是由"穴"和"囱"构成的;而英文告诉我们,西方人的窗子是用来通风的,所以其窗户写作window,即风洞。
  用不透明的材料如纸作窗户,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对窗户朝向的要求,进而削弱了对建筑物朝向的要求。另外,梅州地区与中原相比属低纬度,夏天阳光直射对正南的窗户进光量极小,在冬天里阳光也只少有偏离,因而对正南的窗户虽与夏天相比进光量稍有增加但仍然很少;相反,在北方之阳光冬夏之间却有很大差别,阳光对于北方座北朝南的房子或所谓正房来说不仅有"采光"意义,而且有"空洞"的价值,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冬暖夏凉"--因为冬天北方的太阳较低,它给正房的光照较多,而夏天则较少,因而在北方不能不计较房子的朝向。在北方过去的城镇中,一条东西向的街中,朝南的一面多为富人,如地主、士绅,而朝北的多贫寒者。
  与客家人的故土中原地区相比,梅州属多雨地区,而且这里的雨多伴东南风,对于用纸作的窗户很不利,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抑制了窗户或整个建筑物的朝向。另外,由于传统客家民居多用黄土、石子、沙、石灰或竹筋作墙体,而这种墙体又难以经受风雨、特别是大暴雨的冲击,于是客家人又用了大屋檐--使小青瓦屋面尽量向墙体外延伸以达到保护墙体的目的,其结果使阳光很难射入正房的屋内;再者,客家传统建筑的墙体很厚,而这种墙体又很难支撑较大的窗户--窗口小而深(墙体厚),阳光不易直射正房的屋内。可见,由于诸多因素的影响,传统客家民居不会因采光而要求房屋的特殊朝向。
  中原地区与梅州相比,则属干旱地区,加之纬度较高,阳光有特别的意义,所以必然注重房屋的朝向。迄今发现的中国最早的城市距今3,500年前的殷商时代的(郑州)商城,全城近方形,南北长2,000米,东西长 1,700米,城市南偏西五度;唐长安城东西长9,721米,南北长8,651米,城市基本上为正南北向;而座北朝南的建筑是城市的主要构成部分,也许这种朝向在新石器时代已被认可,陕西黄陵县的黄帝陵的朝向基本上是座北朝南的。⑨
  ①本文为嘉应大学2000年一般立项科研项目。
  ②王大良:"从中原坞垒壁看客家民居住风俗",见《客家研究辑刊》,1998年第1、2期,第119页-124页。
  ③丘桓兴:"客家传统民居考源及建房习俗",《中国客家民系研究》,第100页,中国工人出版社,1992年。
  ④【清】《宁都直隶州志》卷二十六"方舆志"。
  ⑤罗勇:"客家与风水术",《客家研究辑刊》,1999年第2期。
  ⑥如著名的人境庐之正门、西庐门、东庐门都有一个转角。
  ⑦在明、清季,当时的统治者曾经组织客家人反迁北方,(《兴国县志》第8-15页)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对人口中心南移的阻抗。
  ⑧ 严格地说,住宅一般朝向或北方的四合院(院墙为长方形)的朝向不是正南,而是略有偏离,只有庙宇才是正南朝向。
  ⑨亢亮、亢羽编著:《风水与城市),百花文艺出版社,1999年。
  (出自嘉应学院客家研究所《客家研究辑刊》2001年第1期)


责任编辑:客家文化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