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研究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流芳百世的“艰险定疆”

时间:2016-08-24 | 来源:梅州日报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提要:近来南海仲裁案发,聚焦全球眼光,震撼炎黄子孙,激起爱国热潮。然而,看官是否知道:距今整整70年前,在一场收复南海诸岛主权的惊天壮举之中,曾经有位大埔籍的抗日名将为此恪尽职守,呕心沥血,兢兢业业,创立奇功。此人是谁呢?就是时任广东省政府

时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的罗卓英(左二)及其家人


由罗卓英题写书名的《东西南沙群岛资料目录》


1947年绘制、标有“南威岛”的《南海诸岛位置略图》


1946年11月收复西沙群岛人员签名纪念
    提要:近来南海仲裁案发,聚焦全球眼光,震撼炎黄子孙,激起爱国热潮。然而,看官是否知道:距今整整70年前,在一场收复南海诸岛主权的惊天壮举之中,曾经有位大埔籍的抗日名将为此恪尽职守,呕心沥血,兢兢业业,创立奇功。此人是谁呢?就是时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罗卓英!本文兹作简要推介。

    “七洲洋里有长沙,俨列礁峰若齿牙”

     汕头出海七洲洋,七日七夜水茫茫。

     行船三日不吃饭,阿妹言语当干粮。

     这首长期流行于粤东北部山区的客家情歌,哀愁凄婉,荡气回肠,世代传唱,妇孺皆知。我国的南海即是歌中所唱“七洲洋”的一部分,总面积300余万平方公里,亦即俗称“九段线”或者“U形线”围拢的海域。在云飞浪卷的浩瀚汪洋之中,岛礁银滩,星罗棋布,恰似幅幅美景,串串明珠。其间,除了闻名遐迩的海南岛以外,尚有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等四大群岛,旧史则称之为“万里(千里)石塘”和“万里(千里)长沙”。这是我国面积最大领海,“海上丝绸之路”也是由此铺展而成壮丽途锦。

    我国乃是最早发现、使用和管辖南海诸岛的国家,本文不作细考详述,单表罗卓英的一桩逸闻旧事:上世纪20年代中期,他作为大埔县湖山官学(即今虎山中学前身)校长,曾经不辞颠簸劳顿,远赴南洋各国,募集办学善款。汕头港口登舟,绕道香港南行。某日,客轮驶过“七洲洋”边缘,他屹立于甲板,极目远眺,但见在夕阳残照下,沧海迷茫,金光万缕,闪烁变幻;岛礁黑点,错综排列,击浪惊涛;飞鸥翔集,游鱼戏水,蔚为大观。据其亲撰的《追忆南沙》叙述:“一时忆及史籍所载千里长沙、万里石塘者,即在是矣。”文中且称:“清末以来,乡人远赴南洋各地谋生者极多,几乎十家中有九家的子弟或亲戚,漂洋远引,甚至举家南迁。我在幼小时,即听惯番客们时时讲述船过七洲洋时的各种惊险场面,因其时尚用‘大眼鸡’帆船,航路亦不熟稔。童年时代,只当故事听听,不知七洲洋在何许也。稍长,进入中学,对文学及史地部分发生兴趣。时当国家多故,外患频来,少年热血,因对国境边防,特加留意。”进而认识到:自从鸦片战争以来,“海疆多事,四面受敌”,南海疆域更是“似已成为我之海上长城……向往之心,自是益殷,常欲探研大海洋中之长沙、石塘之形成与究竟。”

    如今,他终于身临其境,得偿夙愿,骤感激动不已,浮想联翩,当即诗思勃发,口占一绝:

    七洲洋里有长沙,俨列礁峰若齿牙。

    犹是中邦旧领海,多情灵鸟伴星槎。

    罗卓英在诗末附注:“七洲洋在海南岛之东南,有长沙、石塘等礁。舟行宜慎。相传船过洋中时,辄有箭鸟飞来引导。”此诗大意略谓:在波涛汹涌、险象环生的七洲洋中,矗立岛屿礁峰,恍若齿牙毕露。这里就是中华文明之邦固有的领海和领土,因而每当华人、华侨乘坐的船舶途经此处,便有“多情灵鸟”(箭鸟)翩飞相伴,引路导航。

    此次南洋募捐之旅,合计历经五月有余,罗卓英不仅成功地实现预期,而且孕育异乎寻常的“南海情结”。日后,适逢历史风云际会,巧遇时代机缘眷顾,促成其为收复主权的宏图伟业描绘丽颜亮色,谱写华彩乐章!笔者在此不揣浅陋,亦新编山歌一曲为之点赞:“韩江连接七洲洋,日思夜想水茫茫。子孙后代要牢记,南海就是我家乡!”

    “犹是中邦旧领海,多情灵鸟伴星槎”

     罗卓英从1945年8月13日起卸下戎装,履新之后,主政南粤,心系南海,不忘初衷。据其《追忆南沙》记载,先后三次巡视海南岛全境(谨按:当年隶属于广东省)。某次,“伫立于已有雏形建设的榆林港(谨按:在三亚市),临风遥望,顿解旧怀,倍加关注。当时以为,大战之后,生息有机,国防经济,相提并举,此其时矣。”果然,翌年9月,民国中央政府依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之规定,在胜利收复台湾之后,再作重大决策:由国防部、内政部和海军总部担纲,组建舰队南下,收复南海诸岛,并饬令广东省政府予以配合。另传此举亦属针锋相对——虽然侵占南海数岛的日军投降并撤离,但是已经察觉当时管治南越、菲律宾的法、美殖民主义者有妄图争夺岛屿之异动。

     罗卓英自称,奉命之后,感到“十分兴奋和重视”。他以“艰险定疆”四字,高度概括此项使命之目的、作用和意义等,意蕴尤为深刻。“艰险”者,是指必须不惧任何艰难险阻,务必旗开得胜;“定疆”者,即谓仰仗军政同心戮力,确定我国领土主权、领海疆域和海洋权益等。此后,他在三个多月的收复过程之中,运筹帷幄,宵衣旰食,处事果断,事必躬亲。“除召集会议,选派员工,订定接收步骤外,并指定省府高级人员三位,负责进行。”(谨按:即各率省府有关厅局数十名技术人员随舰出发,登岛居留、考察、勘测、查证、采集标本等。)“并在海南岛崖县、榆林等处各征雇渔民及石工数十人同往。石工是在舰上凿石刻碑,预备登陆后竖立纪念;渔民则用为领海向导。”(谨按:皆因他们经常进出诸岛,熟悉水性、航道、风向和汛情等。)“当时广东各界人士,闻此消息,曾掀起一次热潮,对于被担任此项任务的人员,几目其为英雄人物。”(引文见《追忆南沙》)

     同年11月10日,林遵(谨按:民族英雄林则徐之侄孙)率领海军的四艘军舰,剑指南海,从榆林港启锭远航。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舰艇均系当年“盟友”、而今南海事件“黑推手”——美国政府援助、提供的先进装备。可惜出师不利,遭遇恶劣天气,两次无功而返。随即总结经验教训,决定“兵分两路”进发:“永兴”和“中建”两舰直奔西沙群岛,“太平”和“中业”两舰则径赴南沙群岛。11月24日,前者首先成功登陆,在永兴岛上立碑纪捷;12月12日,后者抵达目的地,亦在太平岛上庄严宣示主权。(谨按:此后上述两岛各以进抵舰号而冠名,收复仪式同样隆重热烈。)目前,永兴岛是海南省三沙市政府驻地,太平岛则向来都由台湾当局负责管治与驻防。

     南海主权既复,舰队凯旋,报道连篇累牍,民众奔走相告,罗卓英也是如释重负,欣喜若狂。他不仅为舰队将士举行庆功宴会,赞颂备至、勖勉有加,而且亲撰收复历程文字,镌刻于象牙质纪念牌,颁发给官兵,人手一枚。省府还成立“西南沙群岛志编纂委员会”,他兼任主委,组织一批专家学者论证南海主权,并为深入开发海南岛及西、南沙群岛拟订规划。编委会又在广州举办一场“西南沙群岛物产展览会”,披露极其珍贵的大量图片、实物标本、文献资料等,形象展现南海海域及其诸岛。展期5天,盛况空前,参观者达30万人次。此外,正式出版富有文献价值的《东西南沙群岛资料目录》,由他亲笔题写书名。

    罗卓英还认为:“吾国为太平洋之大国,为求太平洋之太平,必须共同维护。我们必须稳站此南海三大群岛,方能负起和平之使命。此为义务,亦为责任,更为安定太平洋、保障世界和平之基础。”(引自2012年8月11日《羊城晚报》窦聪先:《南海诸岛物产展览会》)因此,广东省府整理随舰登岛人员获取的翔实资料,专题呈报中央行政院转饬内政部,予以核准和公布;除了将南海各大群岛以及众多岛礁分别命名或更名之外,还特批将南沙群岛的一个岛礁称作“南威岛”,以示褒奖罗卓英(别号慈威)居功至伟。如今该岛已被越南强占,设立南沙第一线军事指挥中心;新的台湾当局则在图谋“租借”太平岛给美、日两国,令人痛心疾首。假若罗卓英泉下有知,情何以堪!

   “五百年间形胜地,应生名世济时才”

    当年,罗卓英出洋返梓,乘坐竹篷小船,抵达村口,眺望家园,壮怀激越,引吭高歌:“五百年间形胜地,应生名世济时才。”(引自罗卓英:《南桨吟》)他在这两句诗中抒发深沉感慨:五百年间,此处都是一块“形胜地”,即“地势优越而壮美”之乡,应当诞生“匡时济世,英名远播”的优秀人才。

    此语金声玉振,却非妄自尊大。遑论他人,罗卓英本人就是一位“名世济时”的卓荦之才!综观他的抗战勋劳、办学热诚、诗词才华和治粤政绩,特别是在收复南海诸岛中的出色表现,真是可圈可点,足以流芳百世,饮誉汗青。或许有人认为:此乃“封疆大吏”之职责,何必拔高呢?其实不然,在此当中,还有高瞻远瞩与浅薄平庸,工作态度坚决、积极、主动与犹豫、懈怠和被动,应对举措则是满足于“等因奉此、依命执行”,还是富于“锐意进取、开拓创新”。其中差别明显,效果迥异。
    
     罗卓英在南海问题上,始终秉持历史真相、民族大义、客家气度及自身的文化素养与越洋历练等,其远见卓识与非凡贡献的主要表现:一是非常宽广的海洋视野。我国虽是显赫一时的海洋大国,却从明朝末年开始,缘于国策失误而不幸失海500余年。他深谙海洋的重要性,并认为南沙群岛“并非不毛之地”,极有经济价值,力主捍卫、维护与开发,堪称践行“海洋大国”的战略先锋与楷模。二是无比鲜明的主权观念。他早已熟知“旧史所称中国南海之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历来归属于我国,祖祖辈辈越洋谋生的粤闽侨胞亦曾在此抛洒血泪,岂能数典忘祖,拱手相送?誓必据理力争,不爽毫厘。三是十分敏锐的国防意识。他通过锲而不舍地传承教化、阅读与思考,逐渐形成“海上亦有边患之印象”,“尤其我国南服各藩(谨按:主要指越南)逐次脱幅之后”,二战期间日军强占南沙群岛若干岛屿,“即据为侵略南洋的前进基点”,可见那里“实为我国国防上之有力据点”,必须构筑起“南海屏藩”“海上长城”。四是特别强烈的中兴理想。抗战即将结束,他赋诗明志:“誓把河山重铸造,中兴意气自飞扬。”(引自罗卓英:《呼江吸海楼诗》)在胜利之后,更渴望“生息有机,国防经济,相提并举”,站稳南海诸岛,肩负义务责任,共同维护“太平洋之太平”,“保障世界和平”(以上引文均见《追忆南沙》),这正是争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题中之义。总之,罗卓英凭借深谋远虑的睿智目光,缜密周到的实施方案,对于国家、民族、侨众、后代的极端负责,圆满完成中央政府指令,加盟演奏气势磅礴的交响音乐——“南海凯歌”!

     目前,南海仲裁“判决书”成为一张废纸,权属之争仍在悄然发酵、反复博弈和待操胜券。此事关乎我国核心利益以及能否早日实现“和平崛起”、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不可等闲视之。每位中华儿女都要坚持信念,不屈不挠,格外珍惜这份“老祖宗遗留的宝贵财产”,从而切实做到群策群力,众志成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永不言败,拼死抗争。展望未来,灿若云锦:滔滔南海,必将敞开辽阔胸怀;处处岛礁,定然高举强劲胳膊,恭迎五星红旗迎风招展的“汉官威仪”。

     毋须讳言,罗卓英的毕生履历有功有过,有赞有弹,应以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看待。无论过去、现在或将来,任何党派、团体或者个人,只要坚决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主权统一与安定繁荣,都值得我们景仰、讴歌和纪念,罗氏亦不例外。客家民众以此为荣,合乎情理,不过,还要温馨提示:如今有的网文叙述此事,或表述含混,或言过其实,例如宣称罗卓英(或曰“客家人”)“决策收复南海主权”,“先后三次组织人员前往南海诸岛”,“接受各岛上日军投降并接管”……这些都有违史实,尚祈明鉴。

     (本文作者系广州体育学院社科部退休教授、现任学院督导和广东叶剑英研究会常务理事)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