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研究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抗战后期平远 县长亲历见闻

时间:2016-10-10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八、会武平游击队 我到平远月余,便奉令前往江西赣州参加赣粤闽三省边区会议,遂与慕媛偕往。
    八、会武平游击队
    我到平远月余,便奉令前往江西赣州参加赣粤闽三省边区会议,遂与慕媛偕往。

    曹浩森主席召集开会,所谈的无非如何防共、安内才能攘外等老调。特别强调寻乌、平远、武平三县邻接边区,红军撒下了不少种子,时而发芽滋长,应要特别注意,绝其根苗等语。

    中山大学同事黄荫溥教授,当时任赣州商务印书馆经理。每日会后约同游览,同吃饭。后来并与之流连两日。每谈及寇祸日深而蒋介石不同仇敌忾,反而制造分裂,日趋倒退,瞻望前途,互相喟叹。黄教授谓我曰:“县长地位虽不高,然大权在握,反其道而行之,试试如何?”这句话给我无限的启发,增加我与武平游击队联系的决心。

    我去了赣州十多天才回平远,幸喜治安良好,县境内没有发生过抢劫偷盗等案件。但我心恒惴惴,“东抢西劫”“三日失去城池”“缪县长整晚执着电话,调兵遣将”等等常盘于脑海,夜不安寝。窃自思维,遇有民事、财经等困难,我还可以硬干、拼命干;至于盗匪抢劫,为害百姓,扰乱治安,我确无办法去捉捕。在赣州会议时,我曾向寻乌、武平、上杭等县长提出如何联防以保卫治安。他们都不以为意,而且说:“抗战期间,地方多故,加之粮荒,故抢劫案无处无之,惟有严加逮捕,杀一儆百而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杀不能止杀”,这是我不可动摇的“信条”,但又违背了李主席“杀贼锄奸雷霹雳”的教导。治安尚不能维持,倘若日寇窜入,又将何以御之。如此懦弱,何能忝居民上?许多矛盾思想,有时弄到我头脑昏然。

   后来逐渐晓得地下共产党领导的武平游击队人数不少,而其队长谢某(忘其名)能左右手同时打枪,颇为英勇,甚得人心。窃自思念,现在既然是国共合作,自当携手起来,维护大后方的治安,共谋对敌。又想起在赣州时黄荫溥教授对我的启发,于是立下决心前往武平拜访谢队长商谈互相合作。

    我以差干谢乡长与谢队长有同乡之谊,遂请派某人向谢队长先通气,约定相会的时间和地点,届时我整装前往。有人止之曰:“谢队长以为县长是戏言,随便指一时间、地点,亦聊以相戏耳!”我以商量国家大事,何可戏也。我再请设法。谢乡长正色答曰:“我亦以为县长是戏言。历任县长都是视游击队为敌人的,常以枪口相向。现在县长说亲自拜访,他们恐怕你有什么阴谋诡计,或者亲自带兵围剿,所以他们特别提高警惕!”我以无法向谢队长表达我的合作诚意,郁闷于胸中。

    后来国民兵团职员严烈,密对我说,他的族伯严应鱼任旅长时长驻武平。现在武平游击队,许多还是他的子弟兵,谢队长亦是他的熟人等语。我遂与严密商。过了两日,严使一人带我前往差干、武平相界的山地与谢队长相会。这时天气尚热,我只穿件白衬衫和一勤务员谢伯泉前往,并无携带枪支武器。三人缓步徐行,清风习习,殊觉凉快。

    至游击区域,戒备颇周,队员多佩短枪,往来巡逻。谢队长含笑相迎,并说,闻县长是考试得来的,到平远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等恭维话。我亦自谦说,一介书生初任县长,定多谬误,请多见教等客气话。

   队长带我到山前山后,四处游览一周。灌木丛生,而石峰突屹,有类桂林,若果把日寇引入,聚而歼之,殊为易事。我们边走边谈,颇为投机。大家商定,切实联系,维持大后方治安,构成犄角,以抗拒日寇。我答应源源供给他们粮食及副食,并请其对于县政赐予不客气的批评,以便改进。 中午回队部吃饭。我平素是不饮酒的,这时心情十分激动,喝了酒酿一大汤碗。相谈甚欢,可惜我不懂平远话,只说些蓝蓝青青的普通话,词不达意,至以为憾。习性未改,写了一首小诗以见意:

   国民共产两同舟,忽碰危礁遇激流。

   兄弟阋墙应御侮,枕戈携手赋同仇。

   临别时谢队长执手殷殷,并嘱代候严旅长。回城则已万家灯火。初,我拟往武平,县府各同事都劝我不要轻率,免惹麻烦。而好讲风凉话的温蒲芗、李克湘、萧赞乾之流则冷笑说:“国民党县长去见共产党游击队长,无异送羊入虎口!”于是城中发生了一些谣言说:“县长已给游击队扣留了。”闹了一场小小风波。

   我回县后即饬电工将差干电话延长入游击区,以便随时互通信息。

   在旧历春节期间,曾有游击队员数十人来城作高跷戏,以三四尺竹竿束脚上,踏而行。

   迨入县署,更能跃上三张叠高的台上作种种表演,奇险惊人。午饭后尽欢而别。

   我任平远县长差不多两年,不但抢劫案未曾发生过,即鼠窃狗偷亦不常见,打破了平远历史的纪录。我未来前治安极端不好,已如前述。我交卸后不数日,抢劫案又频频发生。我百思不解其故。自问无德无能,何以卧治两年?及至1952年我参加仁化县土改工作,公安局一干部呼我为“县长”,怪而问之,原来他是平远东石畬脑人(忘其姓名),曾参加过武平游击队。他说平远人参加游击者不少,大家相约在乡维持治安,让我能为平远人民做点工作。至是此谜遂告打破,平远当年治安良好是武平游击队及地下党员之力也。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