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文化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客家巫术 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时间:2016-07-01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巫者,能神游于天堂、凡间、地府之人,乃阴阳两界之使者也。从事前世、今生、来世沟通联络的工作者都可以称为巫家、巫术工作者。客家方言根据巫术工作者所从事的工种又分别有不同的称呼,如讨使(道士)、门线妈嘞等 客家巫术,至今仍是未解之谜!你知道为什


    巫者,能神游于天堂、凡间、地府之人,乃阴阳两界之使者也。从事前世、今生、来世沟通联络的工作者都可以称为巫家、巫术工作者。客家方言根据巫术工作者所从事的工种又分别有不同的称呼,如讨使(道士)、门线妈嘞等

    客家巫术,至今仍是未解之谜!你知道为什么吗?


    客家人的巫术活动比较频繁,遇事不分大碎,从找回一根缝衣针到生老病死,或从家中妯娌的争吵到杀人放火案件,凡是通过正规渠道解决不了的问题,通过巫术工作者都可以轻松的解决,让当事双方都能满意的接受。

    一个流传较广的例子是,某村庄有一个男人欺负了人家的黄花闺女,被告后判了关了个2年。出来后,不满对方的告状,逢年过节就到人家去闹事,拍桌子或棍打看家狗,弄得鸡犬不宁。闺女继续告,抓后也只是关个十几天又放出来了,放出来后,闹得更凶。

    有一日,有乞丐到闺女家行乞,闺女心肠好,多给了两升米,外加 10元钱(通常乞讨标准是1杯米,1元钱)。这下乞丐不走了,盯着闺女看了半天,看得闺女怪难为情了。

    闺女问他米够不,乞丐说给多了,这样好心肠的人家不 多啊,因此想看看能回报点什么。闺女家人和乞丐讲了今日家中发生的事,乞丐说没问题,有破解的法子。

    乞丐放下行囊,从脏兮兮的裤腰上解下一块竹牌,告诉闺女,往东南方向走约莫10里路,有一户人家,是个很厉害的门先嘛了,可以处理这些问题,一般人求她是不理会的,但拿上这块牌,她是不敢拒绝的。

    当日闺女和她嫩嫩(客家嫩嫩一般指母亲)立即买了香烛,前往巫术工作者住处求破解之法术。巫者穿越到阴间,终于了解了是由,原来经常来闹事的男子其实就是闺女的前世冤家,闺女前世欠男子一次情缘,本来前世就注定了缘分要还的,因各种原因被别人破坏了。

     解的方法就是闺女到男子祖墓上叩三个头,烧三炷香,敬三杯亲手酿造 的酒就可以了。 母女两人回去,满心欢喜,依照巫者的嘱咐一一照办了。

     第二年中秋,母女两人正满心欢喜的认为男子不来闹事了,突然晚宴还没有吃到一半,就有邻居的谁人子(小孩)来报信说那个烂仔又快到了。母女惊慌,正要关门,那男子眨眼工夫就到了,却不进门,也不让母女关门。

     过会儿一老者陌生的老者颤巍巍的到来,向母女两人杠了半日话,母女才搞清楚老者是男子请来的接头 (客家媒公媒婆都叫接头),要给男子和女子说婚姻来的。母亲当然是很生气,正要赶他们走,但看见女儿早已脸色绯红,主动给男子和接头倒了茶喝,也就勉强应 允了。

     客家人认为,如果男子请了接头到女子家中说媒,谈话间女子给男子添了茶,就表示女子对男子很是欢喜,这样的姻缘不能随便拆散的。女子嫁过去后,却也日子过得快活,虽以前是仇家,现竟然成了美满姻缘,方圆十里都觉得非常掐们(神奇的意思)。

     客家人的巫术活动主要有以下类型


    一、问菩萨(音:门扑来)
    问菩萨属于比较热门的巫术活动,尤其是到了年底或家逢婚嫁大事,多数人家都会有人去问菩萨。不管是老太太还是青年大婶,都热衷于问菩萨。一些中年客家男子 也喜欢问菩萨。接受了正规教育的青少年由于害怕失去某些升迁或者获利的机会,会在公众面前假装反对问菩萨,但暗中还是会偷偷地托人帮忙问菩萨。

    从事问菩萨的人有的地方称做菩萨婆婆或\"门线妈了\"等。客家问菩萨可能是世界上最神奇的法术了,菩萨婆婆并不认识你,但却知道你的家底。这一点比电影 上的算命先生厉害多了,文学作品中的算命先生只不过凭借一本叫做“英耀篇”的秘诀进行坑蒙拐骗而已,客家的菩萨婆婆可是真有本事的,不仅能知过去,还能测 未来,凡是去问菩萨的,没有不被折服的。连许多公开宣誓表态不信仰菩萨的人都忍不住偷偷的去问菩萨。

    几乎每个村落都有菩萨婆婆。一个村落的菩萨婆婆过世不久后的某一天,通常会有一个50-60左右的大婶或大爷会站在一个全村人都可以看到的高地上不由自主 的跳舞唱歌,这种现象称为补龙(客家音:不咚)。意思就是说,过世的菩萨婆婆正在将生前的一身本领传授给此人。大凡村中出现了补龙的人,全村的人都要赶快 烧香敬神,以感谢又有菩萨托身到本村了。如果本村的菩萨婆婆过世后好几年都没有人出来补龙,那么村子里的年长的老太太就会到其他村请来菩萨婆婆到本村物色 合适的人选进行传龙。总之,客家的村落是不能没有菩萨婆婆的。但有意思的是,本村的菩萨婆婆是不轻易给同村人问菩萨的。

    一般问菩萨讲究要到较远的村落的菩萨婆婆那去问。问菩萨的准备工作非常繁琐,在此略过。需要问菩萨的人自然有菩萨婆婆的助手引导你该做什么。菩萨婆婆通常 趴在桌子上,不用看来问菩萨的人。厉害的菩萨婆婆等你一坐下就会开始双腿发抖(客家人称为龙开始上身了),抖完了就开始说来者的家事了。一般说家中成员的 凶吉。如果碰到家中成员有凶兆了,还会给出化解的方法。有的菩萨婆婆还会给出一些药方。可以自己抓药,也可以在菩萨婆婆那儿配。药方很怪,固定的药方一般 都有古铜钱、棺材刨花等几种。

    客家人几乎家家都有这两种药引子。古铜钱一般藏在客家人的蚊帐脚内,既可以用来下坠蚊帐,又可以用来辟邪。客家老人一到60岁,做子女的一般就要打造一副 上好的棺材放在老人床底下,做棺材时刨出来的刨花不能扔掉,必须用红布或红纸包好藏在棺材内。客家老人通常会住在一间叫“大屋”或“老屋”的房间内。大屋 一般在1楼,面积较大,比较阴暗。到客家人家做客,千万不要随便闯入人家的大屋。如果未经允许闯入别人老屋,一定要央求屋中的老人恩赐一片刨花拿回家泡水 喝,否则可能会得头晕的疾病。

    问菩萨没有固定费用,穷人家抱一只鸡给菩萨婆婆就可以了。客家人家家都有很多鸡。在城里人将土鸡当宝贝的年代,客家人的土鸡只不过是用来换油盐的一种商品 而已。如果你是被客家人邀请去做客的,一般就是杀一只鸡加一壶酒,一盆面条招待。富裕人家问菩萨,除了阉鸡外,通常还会加10元或20元,现在也有给 100元的了。就算不给钱,菩萨婆婆也不会向你要。不过因为菩萨婆婆一般都很厉害,说你的家事说得很准,给出的药方很有效,所以过后,问菩萨之人有钱了还 是会主动送鸡送钱谢菩萨婆婆的。

    注意事项:以前问菩萨一般是上半夜去问,白天菩萨婆婆也是家庭主妇,需要做很多家事的。现在有的地方,菩萨婆婆因为忙不过来,也开始在白天上午问了。外地人要去问菩萨,一定要客家人带,贸然去问,菩萨婆婆是不理你的,除非你会讲客家话。菩萨婆婆一般不讲普通话,都是讲本地客家话。

    二、问先(音:门西,或免洗)
   问先,也有说是问仙,问三姑等。客家人认为人死后都当先去了。所以问先就是问死去的先人对还在世的家人有什么交代的。这项巫术活动有点恐怖和神奇。通常方 圆十里才有一个先婆。以前问仙要在半夜12点过后才能问,现在也可以在下午去问。家人死后7天或周年后,才能去问仙。家中有老人得了重病,也会去问先。如 果家中有人得了重病,问先可以知道病人还能活多久。先婆会请出家中过世的先人出来说话,先人会借先婆的口讲述病人的情况。如果先婆说病人不是病,是想去先 人那儿做客了,那么家人就知道这病不用治疗了,家中有什么好吃的就尽管让他吃,一般不久这个病人也会成先了。如果先婆说先人那儿还没有安顿好,叫这个病人 不要那么急赶来,那么家人就知道病人的病可以治疗,就会想方设法请医生进行治疗。

    先婆婆一般不传授药方,但会传授一些法术以帮助病人治病。一种常见的法术就是买块肉,用草纸包着,放在病人的枕头底下,半夜的时候偷偷的将肉取出,放在村 头的路口。 如果第二天肉被狗吃了,就表示这个人的病快好了或者可以治,如果肉还在,就说明这个人已经病入膏肓了,想当先人了。曾经有一个番人医生(客家人说的番人一 般指洋人)曾经对此进行过研究认为,将死之人必然会散发出一种味道(客家话称这种味道为 臭gai,g要用国际音标的发音方法发音才能发出那种音),这种味道渗透到肉里,野狗是不会吃这种肉的。先婆婆就根据这个原理来判断病人是将死之人还是可 以治的病人。

    问先一般要先给钱才能问。先婆婆一般不收鸡鸭,只收钱。钱多少随意,通常老年人去问,一般给10元,中年妇女去问给30-50元。先婆婆讲的很少,就事说 事,你不问,她不答。不像菩萨婆婆一样,絮絮叨叨的,会说上几个小时。有些问菩萨之人也会兼职问先。一般上午问菩萨,下午问先。

    三、请仙公/请道士(音:钱仙师大大)
    客家人在搬迁(音:沙窝)的时候才会请道士。客家道士一般半夜三更出来活动,家人不得在旁观看他们做法事。请道士家人只需准备一只阉鸡,脚上贴红纸条放在 门角落就可以了。将大门虚掩着,道士三更半夜就会光临做法事。 家人只能躲在隔壁房间听,不能出来观看。道士念念有词后,会在新房的各个角落放一些法器用来辟邪消灾,通常这些法器至少要放一年。放完后,道士会将鸡杀 了,让鸡血滴到新房的每个角落,最后道士会说,现在新房内的各个小鬼都已经吸附到鸡身上了,他要将这些小鬼抓走。然后就飞快将鸡绑上摩托车开走了。家人等 听不到摩托车声音后才能走出来收拾房间。

    请道士费用:一般就是一只鸡,有的道士还会收个100、200不等的红包。

    四、请风水先生
    风水先生可以说是客家人的军师了。不管是捡日子还是找屋场,亦或是问吉凶,都离不开风水先生。尤其是客家老人,如果记不住自己的出生日期了,多数会去请风 水先生断定日子。要谈婚论嫁的小伙子和大姑娘家的父母,也是一定会请风水先生断定这姻缘是否可行。家中媳妇和公婆吵架了,也是会请风水先生看看是哪里的风 水出了问题。

    风水先生和道士做事情的明显区别是,客家道士在半夜三更一个人偷偷在做法事,不允许各种相冲的人观看,最好是没有人观看,只能旁听;而风水先生却是在白天 做,通常很有派头,带着墨镜,左手握着刻有希奇古怪文字的罗盘,而且用红布厚实的包着,右手拿着一根神奇的探针。风水先生行风水的时候,旁边人越多,他就 越来劲。风水行完了,一定要大吃大喝一顿。如有人家,风水先生帮他家老祖宗选了块风水宝地,后人因此考取了清华北大或做了公务员,那么还会偷偷的给风水先 生送猪头肉和陈年好酒,一定要偷偷的送,因为公务员是不能信风水的,被网络暴民发现了,是会被人肉搜索的,是要向记者报料的,那么这个公务员也就会因此被 更换岗位的,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请风水先生没听说有固定费用,一般根据个人的财力和做的项目而定。如选择墓穴,家族成员都比较满意的话,可以包个500元的红包,如果感觉一般的话,包个 50元脚钱,风水先生也不会责怪的。但如果富贵人家要请风水先生上门化解风水的话,那费用就要高些,最好包个上千元较好,因为化解风水不是一次性的,要经 过多次化解才能辟邪消灾。港台一些开发商如果要开发房子了,那么也是一定要请客家风水先生去定方位和选日子的,那些费用可以达到上万港币甚至更多。普通人 家乔迁或婚嫁破土,请风水先生选个日子,包个10元20元就好。

    五 客家巫医
    客家巫医介于国家执业医师和江湖郎中之间,其神秘之处一点也不亚于贵州的苗医。客家巫医采用一些非主流的治疗手法治疗一些疑难杂症。而这些治疗手段往往会 被在医学院呆了5年以上的书呆子医生排斥。当某些疾病通过挂牌医生治不好的时候,客家人会寻求客家巫医进行治疗。但客家巫医也不是万能的,一些感冒咳嗽之 类的疾病,客家巫医是不屑给你治疗的。如果是常规性疾病,客家人还是会寻求政府设置的医院或卫生所诊疗的。毕竟,在这些地方诊疗,可以报销大部分医疗费 的,谢谢国家。比如,常规性感冒,通过医院治疗,虽然花了300元,但是由于可以报销70%,即210元,所以多数人觉得赚了国家的210元。而寻求客家 巫医治疗,却要一只小母鸡或者12个鸡蛋,这些花销,客家巫医是不可能给你开发票的,从而也就不能报销了。

    在此给出一些轻度疾患的客家巫医常见的治疗方法,对于重度疾患,有公费医疗的,建议到大医院去进行过度治疗,没有公费医疗的,到乡镇卫生所进行保守治疗就 可以了,也可以尝试请客家巫医进行非主流治疗。疾病名称采用的是客家发音,所以不懂客家语言者仅当作饭后谈资来看,地道客家人也只能供参考,如需使用这些 疗法,必须在当地客家巫医的指导下进行治疗。

    不乌起:客家小孩经常会患的疾病,主要症状是突然大腿内侧痛疼 难忍,偶有红肿,哭更痛,所以送来治疗乌起的小孩都是两眼发红,只有眼泪,没有哭声。客家巫医的治疗方法一般是让你两腿跨在门槛上,两手扶住门框,客家人 的门槛普遍很高,一般家族中如有人当大官,那么门槛会做的更高,在大官人家的门槛上治疗效果也会更好。巫医会念念有词,说你的背上有一只乌起,要捉掉。巫 医在你的背上抚摸了一阵后,会大叫找到乌起了。杀死乌起的办法就是使用锋利的斧头,在患者的大腿部位砍三下,当然力道用得恰倒好处,斧刃陷进肉里,但又不 会割破表皮。 一般三斧头下去,乌起就被砍死了,也不痛了,小孩又可以活奔乱跳的去玩了。

    不脑晕:客家山区的老年人比较常见的一种疾病。发作时头疼厉害,以至于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不能动,必须保持僵直的状态,否则稍微动一下手脚或头部就会天 旋地转。那种痛苦状态是常人不能忍受的,唯有我佛弟子才能忍受,因为我佛已经向世人讲明了,人生来就是受苦的。对于多数脑晕,解剖医学认为是骨质增生刺激 脑部神经所致,因此治疗的原则就是拼命补钙,加上媒体的煽风点火,一时间造成了全民缺钙的假相。客家巫医却认为多数客家人的脑晕是由妖怪变成脑虫在脑子里 活动造成的。因此客家巫医治疗时会使用一个烟斗,装一些稀奇古怪的药丸,加些烟草香油,点燃,烟嘴插入你的耳朵,不肖片刻,会看到一些黑色的虫子从烟斗里 爬出来。如此反复几次后,脑晕便会消失。治疗完后,客家巫医会吩咐你每个月要吃两只晕死鸡子。烟斗里的药丸的成分一般都是严格保密的,不同的客家巫医有不 同的配方,有传言说主要成分是蝙蝠大便和山羊大便,未经科学考证,切勿模仿;晕死鸡子其实就是在孵化小鸡时,长出了羽毛就死掉了的毛鸡蛋。南方客家巫医用 毛鸡蛋来辅助治疗不脑晕,而北方妙龄美女却常站在十字路口大嚼碳烤毛鸡蛋。

     不死:发作时全身发抖,手脚颤动,口眼歪斜,还会流口水。客家巫医治疗方法一般是使用寒鸦作为药引子,加上他们自己研制的一些稀奇古怪的药,共同熬煮,吃几次,也就不发作了。主流医学有一种疾病叫癫痫,描述的症状和客家不死很像。

     不猪头陪:发作时两腮红肿,牙齿不能嚼嚼,还会传给别人。客家巫医认为这种疾病是有一只猪妖俯身导致的,老虎爱吃猪,因此只需用墨汁在红肿处画一只带圈的虎字就可以了。虎字一定要带封闭的圈,否则猪妖会跑掉的。

     不是苍:发作时肛门会流血,走路一瘸一瘸的,甚是狼狈。严重患者还可以在肛门摸到突起。不是苍人会经常放屁,而且奇臭难闻,还常伴有严重的口臭。主流医学 认为这种疾病是肛门中的一块叫做痔的肉块发生病变了,因此治疗方法就是将病人麻醉,用手术刀潇洒的挖掉就可以了。通过手术治疗后,肛门眼越来越大,肮脏东 西在肛门周围吸附的机会越多,因此经常复发,让患者痛不欲生。客家巫医的治疗方法很奇特,他们认为不是苍是因为水怪钻到屁股上了,因此必须赶走。赶走的方 法就是要向客家巫医买一块石头,每天中午最热的时候将石头泡在山泉水里,光屁股坐在石头上,一般坐个七天就不会痛了。客家巫医认为是他的石头将水妖引走 的。坐完的时候必须还给巫医,当你去还石头的时候,巫医会给你一些灰和一瓶茶油,叫你回家每天搅拌一些灰泥涂在肛门患处,一般治疗一个月就不再复发了,不 仅放屁无味道,而且也不用嚼口香糖了。据说那些灰是用泥塘里的田螺和河蚌烧制的,如有不是苍患者一时找不到客家巫医,又不想挨刀子,不妨一试,反正也没有 什么副作用。至于那块石头,用了什么草药浸泡,我就无法得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个客家巫医都会有这么一块疯狂的石头,这块石头使用的人越多,疗效越 好。

     客家巫医一般不会挂牌开店的,都是通过大家口 碑相传的。如果没人愿意告诉你哪里可以找到客家巫医,那么很可能是你的言行不够礼貌,让客家人觉得你不够友好,出于保护巫医的本能,是不会轻易告诉你的。 因为在非常年代,一些客家巫医曾经被深深地打击过。所以现在客家巫医一般都是给本族人治病,不轻易给外族人治病的。

    作为河洛文化的传人,客家先民的文化形态中保留了较多中原文化传统。同时作为一支历史悠久的民系客家文化形态中也残存了较多的原始巫术观念。巫术是生产力十分低下的原始人类对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一种认识途径和控制方式客家巫文化之所以能顽强地生存于客家聚居地得益于山高水险的岭表地区恶劣的自然环境、求生存求发展的强烈愿望和当地原住民崇尚巫鬼的习俗。

    巫术观念和巫术活动在客家人中尤显普遍和活跃他们有成熟的巫术理念、系统的巫术仪式和专职的巫师群体。但到目前为止学术界对客家巫术文化的探讨多偏向于追溯其楚巫文化渊源而对其他源流如中原礼仪文化、北方萨满文化等对于客家巫术文化的影响则认识不足。

    笔者认为如果避开根植于客家人心理深处的宗主意识忽视客家巫术文化与河洛文明源远流长的关系就不能从根本上揭示客家巫术文化的精髓。

    客家巫术文化源流之萨满教巫术文化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世界各民族都经历过原始阶段和蒙昧时期因而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过巫术心理和巫术活动。同理在中国巫术并不只存在于亚文化之中如楚文化、巴蜀文化闽越文化等;作为中华文化之核心河洛文化中同样蕴涵着原始巫术的元素殷周的巫史文化甚至是先秦儒家的思想来源之一而根源于河洛文明的客家巫术文化更是有力的佐证。不过在现今河洛文化中巫术文化已难寻其迹。

    一来由于传统的儒、释、道三教对河洛文化的统治性影响与控制最终使巫术难成大流而被历史湮没;

    二来巫术本身对地理环境的寄生要求极高幅员广阔、地势平坦的黄河流域并不是巫 万方数据 术的理想寄生地。因此北方的萨满文化在融人河洛文化后并没有被河洛先民发扬光大却被从此走出的客家先民带到了南方找寻到一方沃土并茁壮成长成为客家巫术文化的源流之一。可以说河洛巫术文化的存在有其特殊的状态虽然它不是河洛文明的主流但却曾真真切切地生存于河洛大地。

    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巫术符号与客家巫术文化中的奇石崇拜相近。但河图作为河洛文明之圣物的地位决定了此太阳石有着客家聚居地的奇石不可比拟的正统地位自然其衍生的河洛文化也就不具备巫术这等亚文化成长的土壤这大概就是河洛地区巫术文化缺失的主要原因。但若因此而断论河洛巫术文化之虚无则显然不足以解释客家巫术文化与北方萨满文化间的极端相似性。

    一、灵魂信仰我们将客家灵魂意识与北方原始萨满教中的灵魂意识相对比便可看出它们之间的渊源关系。萨满教相信灵魂不灭人的灵魂可以分为“生魂”和“真魂”。“生魂”始终和生命在一起但人在睡眠时生魂可以暂时离开。萨满教还认为人的生魂可以永生以亡灵的形式独立游荡在人间成为“孤魂”。

    生魂可长生不死但因恶灵的不断侵扰生 长期离体导致人最后死去。肉体一旦死亡生魂也随之减弱、消散。所以延长寿命唯一的办法是请萨满跳神驱赶恶灵拯救生魂这与闽西客家请童公 男 、童婆 女 或赣南客家请仙姑魂的习俗极为相似。“真魂”又称“永生魂”它是不灭的人死后“真魂”会脱离肉体。客家人也相信灵魂的存在而且相信人有多个灵魂。

    客家巫术将灵魂分为三个层次:生魂、命魂、元魂。

    人的三魂对身体的重要性是不同的。其中生魂的稳定性最差小孩尤甚稍受惊吓就会离体。生魂一旦离体身体就要生病但可以请巫师或亲人招魂。命魂比生魂稳定性强。导致命魂离体的主要原因是遇到了邪鬼特别是去世亲人的亡灵。人失去了命魂将病势沉重生命垂危。

    这时还可用祈禳的办法:若是外鬼则多贿以财物赎回灵魂;麻烦的是亲人的亡灵作祟他们往往挟愤而来祈求、上供不能动其心这时就用禳的办法托童公、童婆或仙姑请下辈分更高、更有权威的祖宗亡灵来降伏他。

    在客家人的想象中人无论生死在家族中都要遵循尊卑长幼之序这显然是中原宗主观念的延续。生魂和命魂寄生于肉体内与肉体的关系相辅相成互为依凭。肉体死亡生魂和命魂也随之消散。元魂是人之根本它是不死的人活着元魂依附在肉体中;肉体将死元魂提前飞离变成亡灵。这与萨满教灵魂信仰的基本精神是一致的。

   在客家巫术文化中人不但有多个灵魂而且灵魂不居生气不旺的身体。

    当一个人瘦弱多病其祖宗的阴灵又无力护佑他时就要想办法“借”运气客家人称之为“寄命”。“寄命”的对象可以是人也可以是自然物。能担此重任者必须“命大”、“命硬”:如夫妇双全、身体硬朗、生育了众多儿女的妇女枝繁叶茂的樟树质地坚硬、活水奔涌的石井等等。

    总之这些寄命对象的共同特点是生命力旺盛。“寄命”举行的仪式叫“认契娘”。这种仪式最重要的意义是通过模拟出生与寄命的对象结成契母契子的关系契母重新给契子取个小名试图以此方式将自身生命力的一部分注入契子身上。

    闽西客家有“石头母”、“樟树母”等称谓正是“认契娘”之后产生的。“认契娘”的仪式实质上是一种顺势巫术它有别于世界上广泛流行的体外灵魂信仰。客家人认为灵肉是不能分离的所以绝对不能将灵魂放置到体外某个地方。但灵魂与生命力是一致的当一个人生命力不旺盛时就会威胁到灵魂的安全故“认契娘”仪式是一种假借生命力的巫术仪式。

    二、火崇拜火在萨满信仰和客家崇拜中都处于重要地位。萨满信仰将火人格化相信火能听懂人的语言有赐福、驱邪治病、净化、主持神判等作用将火视为圣洁与恐怖的象征而顶礼膜拜。信奉萨满教的北方许多民族都有关于火的种种禁忌:如不能对着火说坏话;不许损坏炉灶;禁止用脚踩火、骑火、跨火;新娘子进门要跨火而过以除污秽;儿子分家父母要分与火种;每逢节日家中要举行祭火仪式等。火对北方民族的生存和发展至关重要因而火神崇拜是北方民族最普遍的信仰远较南方民族为甚。从这个意义上说客家人作为南迁的中原移民依然保留了北方原始萨满教火神信仰的遗韵使古老的北方萨满教在巫术占统治地位的南方有了一席之地。客家民俗中也有许多关于火的禁忌:如做饭时不准对着火骂人否则将引发火灾;不准用冷水浇灭灶火否则会导致家运衰败;迁入新屋叫“搬火”先要举行搬火仪式从旧宅引来火种不管路多远都不能熄灭到新屋点燃做第一顿饭。

    客家人也相信火有净化驱邪作用:嫁女时嫁妆件件要在油灯上绕三匝俗称“照火”;孩子出生客人送的礼物要“照火”方能给孩子用;由人及物新搭的猪栏鸡埘、新置的劳动工具、孵小鸡的蛋、下田的种子等都要过火。也爱对人行火浴:新娘子踏进夫家门时要先跨过门前的火堆;病人出院回家时也要跨火进门;而婴儿要抱出门则先要在其额前抹上锅底灰--火的原色以护魂。

    客家人为何保持着与萨满教如此相似的巫术文化呢 答案只能是客家巫术文化源自于北方萨满文化在以河洛文化为核心的中原文化对周边文化兼收并蓄的过程中萨满文化也曾加入并存在于客家先民居住的黄河流域只是因儒、释、道的统治性地位而被日益边缘化并最终被历史无情地淘汰。但它却被南迁的客家先民传播至闽粤赣交界地与当地的原始巫文化融合成为客家巫术文化的主要源流之一。

    客家巫术文化源流之中原礼仪文化客家文化是一个多元文化的聚合其根源河洛文化本身也是以河洛为中心的多元文化。

    客家巫术文化在文化多元的构架下自然形成了传承与包容并举的特征而其中最重要的传承当属礼仪文化。应该说礼仪文化本身并不属于巫术文化但它却是客家巫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其对客家巫术文化的影响丝毫不弱于萨满文化因而笔者同样认之为源流之一。

   众所周知相信鬼神等超自然现象的存在是巫术赖以实施的前提。客家巫术中的神鬼意识有两个显著特征:其一神鬼不分神鬼杂糅;其二泛灵观念神系庞大而又职责不分。

    一、鬼神观念在河洛文化中“鬼”和“神”的概念经历了由“鬼神合一”到“鬼神分家”两个发展阶段。

    原始时代神鬼是一个概念:都指一团阴气。这也符合客家民间对鬼神的解释--人为阳气鬼为阴气。鬼神分家则是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之后特别是等级制度形成以后统治者为标榜自己的神圣地一 位而有意将虚拟的神鬼世界等级化的结果。秦汉以后中原上层文化就将神鬼信仰分为神信仰和鬼信仰两个系统并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将神视为美好、吉祥的象征而加以祭祀君主称神主帝都称神都;将鬼当作邪恶、恐怖的代表而加以驱逐。但在南方楚巫文中神鬼始终是一个概念楚人称神为鬼楚辞中即可找到许多例证:《九歌》是祭神的歌沅湘古音读“鬼”为“九”九歌即鬼歌而且所祭者皆鬼而非神。《山鬼》祭的应是一位山神却称“鬼”而不称神。

    至今沅湘民间还称神为鬼:湘西土家族祭祀山神的仪式称为“大推大解”“推”即“鬼”即“大鬼大解”;湘南民间称统领神鬼世界的神为“五猖鬼”。同样在属于巴蜀文化圈的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神鬼也是一个概念统称为鬼。如《宋史・蛮夷传》记载西南边境的彝族称部落首领为“鬼主”小部落首领称“小鬼主”大部落首领称“大鬼主”部落联盟首领称“都鬼主”--最大的鬼主。

    而在客家巫术中神明往往通过一个现实的中:   活生生地凸现于人们面前入神发生交感、沟通这种行为与心态  显然带有一定的原始痕迹。赣南客家通常将神鬼统称为“神道”但在客家祖地宁化通常单独将神鬼中的邪恶对象称为“龌龊”或直接称为“鬼”而将吉祥之属称为“神”。

    神鬼的概念在赣南相对模糊在闽西却又相对清晰说明在神鬼观上闽西客属较原始地接受了中原仪文化的鬼神观念而赣南客家却更多地受到楚巫文化等的影响。因此赣南“神道”的称呼既用于中原神系信仰中的正神如土地、灶王、祖先等   用于飘荡无依为祸民间的孤魂野鬼;而在闽西吉祥与否成为左右客家人称呼鬼神的主要标准。

    人突然得病是遇到了“龌龊”或“鬼”为此须请童公、童婆祈“神”驱“鬼”。但很多时候神鬼的身份又是可以转换的。例如:客家人崇拜祖宗将祖宗视为神灵每年的清明、立夏、中秋、春节等时节都要举行祭祀仪式;但在巫术观念中祖宗又是家鬼--客家人称之为“白虎鬼”会导致亲人患病、家道不兴因而在这几个节日之外的日子祖宗作为鬼的化身是遭到驱逐的。

    类似的情况还有社神:在中原神系中社神是一位享受祭祀的正神。闽西客家也祭祀社神称“社公”认为它能保佑农业生产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但同时又称之为“社鬼”视之为最厉害、最邪乎的恶鬼。即使是成年人路过社公坛 通常是一棵高大栗树下用砖头垒起的小屋 时也诚惶诚恐不敢高声谈笑生怕惊动社公招来灾祸。

    小孩儿则被告诫不能靠近社公坛否则将被“社公”捉去魂魄。可见客家人的“神道”观念总体呈现相对杂糅的状况它同时包含了神的美好和鬼的丑恶。将客家神鬼观念与中原和楚地神鬼观念对比可以看出客家巫术文化中的神鬼观念还保留了中原礼仪文化背景下神鬼观念的原始形态而在南迁过程中又接受了楚地神鬼观的影  向因而各地并不平衡。

   二、泛灵观念泛灵观念是南北文化共有的现象但各有特色:受礼仪文化的熏陶中原的神信仰中神系清楚等级分明俨然一个世俗化、等级化的神仙世界;楚地的巫鬼信仰神鬼虽众但互不统属而职责分明各司其职。

    客家巫术文化中的神系特点是庞大而相对杂乱:与中原神祗不同的神之间既无大小等级之分又无明确的职责分工;但与中原神祗相同的神则保留了中原神系等级分明的礼仪表征。这显然是由于客家神信仰既保持着中原等级化神信仰的传统又在南迁后接纳了新神崇拜的缘故。

    因而客家神系不仅包括了道教神系、佛教神系、巫教神系甚至还有一些传说中的人物如哪吒、托塔李天王等。本土宗教和异域宗教杂糅天神、地祗、人、鬼合一。

    这么多神又无明确分工导致在巫术实施中该请哪一位神完全凭一时的意念请神仪式表现出极大的随意性、散漫性。比如同是求子客家人有求观音的有求仙姑的有根据民间的灵验美誉度选一小庙求神问卜的。

    这正是客家人的务实精神在观念世界的反映:客家人并不关心神的出身世系只要能为生人提供保佑和福祉就顶礼膜拜。人们常说河洛的另一移民分支--闽南入见菩萨就拜 极言其宗教信仰的广泛与虔诚。

    其实同样出自中原的客家人亦不例外。但需特别指出的是在表面芜杂的客家神系中有一个基本的信元素即“天神”信仰。

    客家人称天神为“老天爷”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能赐福、降祸、洞察人间善恶是非、主持最后的审判等等。老天爷是个概念神没有具体形象通常雷电和太阳被视为老天爷的化身因而客家人对雷电和太阳心怀敬畏并有多种禁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禁忌是不能对着太阳咒骂老天 其罪孽远大于咒骂祖宗 。客家称这种行为是“无天无日”那是一定要遭报应的。

    被雷电击死的人和动物将被视为不祥被认为是宿世冤孽今生报应因此被雷击死的人皆是不忠不孝之人甚至不能葬人祖坟。老天爷与客家神系其他神灵之间的关系是主与仆、神髓与具象的关系其他神灵不过是老天在不同场合的又一个化身具体执行老天爷意志的神使。

     因此天神信仰是客家神灵信仰中的元信仰。这种由天神和诸灵构成的内涵与外延式的信仰体系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其一天神作为元信仰可以包容一切神灵一切神灵都是天神的化身和使者因而使客家神系具有巨大的包容性和扩张性;其二天神信仰作为最初的出发点和最后的归宿解决了庞杂神系带来的信仰复杂化问题使客家人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操作最复杂的神系大大增强了客家巫术的应用性。这也是客家巫术活动成为一种群众性活动的主因。这种状况应是中原礼仪文化影响的必然结果诚如有学者所说:“人们日益按照宗法制度的格局和功能塑造着鬼神世界的面目”“如此庞大的鬼神世界从其体系、环节到代表人物竟然完全是现世官僚机器的翻版。”

     刘丽川:《论客家民间多神信仰及其文化源头》《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由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中原礼仪文化虽然不涉及巫的内核却构建了客家巫术文化的存在表象。

     客家巫术文化的另一源头楚巫文化前人多有论述且上文略有涉及故不复赘言。

     综上所述客家巫术文化基本上是吸收了北方萨满文化和南方楚巫文化的营养同时糅合了中原礼仪文化并融入了闽、粤、赣三地的原始巫习后形成的巫术文化。它既符合客家人山区生活的实际情况又找到了与中原文化的平衡点简便易行颇具特色因而至今尚盛行于客家聚居地放射着神性的光芒。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