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文化

子栏目 方言 山歌 围屋 文化 客家故事 客家研究 客家文艺 客家探索 客家姓氏

众里寻“梅”千百度

时间:2016-11-08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以文史见长的山东大学念书时,老师就曾颇感兴趣地问起笔者:“你的家乡以梅为名,文雅馨香,莫不是梅花故乡?

梅州城市风光


梅县城东镇潮塘村始栽于宋代的“千年古梅”


梅州在秦末汉初为南越王赵佗所管辖。


大将梅鋗因战功被汉景帝分封为台侯,其食邑含今天梅州范围。至此,梅州境内出现以其命名的很多地名。


五代南汉皇帝刘晟封其子刘崇兴为梅王,所辖之地主要在梅州境内。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以文史见长的山东大学念书时,老师就曾颇感兴趣地问起笔者:“你的家乡以梅为名,文雅馨香,莫不是梅花故乡?”记不清当时是如何回答,但自那时起,关于这一名称的历史由来,一直萦绕心中。此后虽有查阅有关梅州名称考释文章,但有的似是而非,有的言不及义,有的不够“解渴”。笔者以为,身为邑人,自是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故不避粗陋,加以考订,权作引玉之砖。

    众所周知,梅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又是世界客都,然史载至今,梅州为世人所熟知传诵的名称不外四个:程乡、梅州、嘉应、客都。其中又以“梅州”之名为史上反复出现,且也最为邑人朗朗上口。据笔者查考,明末进士李士淳,清代学者吴兰修以及程乡知县、《康熙程乡县志》主编刘广聪,嘉应州知州王之正,《光绪嘉应州志》主撰温仲和对此皆有释义,已故客家文化专家黄火兴,市委党史办原主任廖金龙等均曾撰文提及。归纳起来,无非有几种不同说法:一曰“人名说”,二曰“梅花说”,三曰“山水说”,就以上说法,笔者试作如下辨析:

    “梅州”源于两次王侯封地?
     笔者查阅史志得知,从最早见诸文字记载开始,在很长的历史时期,梅州都是分属于番禺、龙川、揭阳、潮州等地。据《史记·始皇本纪》载“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发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遣戍。”此时的梅州属南海郡,地处揭阳之域。秦末汉初赵佗据郡称王,则属南越。汉武帝元鼎六年(即公元前111年),又把南海郡分成六县:番禺、博罗、中宿、龙川、四会、揭阳,而梅州地域则分属于龙川、揭阳两县。此后,直至南齐(479-502年)设义安郡,分海阳县,而始置程乡县,这程乡县,就是后来梅州的前身。

     由此可知,梅州较早的历史名称应是程乡,梅州之名出现在其之后,但历史上梅州作为域名第一次出现于何时呢?不少人认为,源于开宝四年(971年),因避宋太祖祖父赵敬之讳改当时的“敬州”为“梅州”,认为梅州之名肇于此。笔者认为这一说法有误,把梅州在历史上作为州府名第一次出现的时间推迟了许多年,而且也无法解释以前为何叫“敬州”,又为什么因避讳改“梅州”而不改称其它名称?

     笔者认为,梅州作为州府名第一次出现应在唐末五代南汉年间。因为历史上任何一个地名或州名的确立,决不是当政者随心所欲的结果,而一定是有历史渊源的。据《太平寰宇记》载:“初无梅王之封,而至刘晟乾和十三年始封其子崇兴为梅王”。“当封时即封为梅王,以其地有梅口镇(即今松口镇——笔者注)因梅溪而得名,而开宝四年之改为梅州,实由此也”。又据《阮通志》载:“南汉王晟乾和十三年(955年)封崇兴梅王、保兴贞王谨案。贞今惠州,梅今嘉应州。贞,乾亨六年(922年)置(设),梅,亦是此年,所置不始于宋开宝也。”

     有意思的是,梅州前称是“敬州、恭州”,从字面上无疑体现了当时的南汉(917-971年)(唐末五代十国时期政权,位于广东、广西两省及越南北部,971年为北宋所灭,历四主,共五十四年)开国皇帝刘岩对古梅州这个地域的“恭敬”之意。一个政权的开国之君为何会对梅州这个“岭表之末”“瘴疠之乡”起如此“恭敬”之心呢?原来刘岩还和梅州有过一段渊源。吴兰修(1789-1839年),字石华,梅县松口下坪阙里村人。他是我国研究南汉史的著名学者,著有《南汉纪》,其书中记述: 922年4月,汉主刘岩游梅口(即松口)避灾。刘岩率兵侵闽,屯兵于长汀、漳州。闽军反击,率兵而归。刘岩来到梅县松口溪南设“义安围”,士兵驻扎在上寨、中寨、下寨的地方。溪南下寨的西面挖有“护城河”,即现在溪南小学附近的水渠。现在“马荒坪”的地方是当时牧马、练兵的地方。解放初期,据了解在此地曾出土铁衣、铁甲。20年前又出土有一件四五公斤重的“铜护衣”,据考证这些都可能是南汉军的遗物。由于南汉皇帝刘岩对程乡县梅口的敬仰,他去世后第三年,其子刘晟皇帝于南汉乾和三年(945年)把程乡升置为敬州,常写成恭州。乾和十三年(955年)刘晟还封其子刘崇兴为梅王。可见,史上梅州是南汉梅王的封地,而且梅州作为州府名在史上第一次出现,与此次分封梅王有关的说法是能够成立的。

     由上可知,根据《太平寰宇记》的记载,梅王是乾和十三年(955年)所封,但梅州之名是在北宋开宝四年(971年)所改立的。这是最早出现“梅州”名称的历史记载,但不管如何,梅州之名源于梅王封地,梅王封地源于梅口镇,梅口镇又源于梅溪。这一点几乎是没有疑议的。

    随之而来的第二个问题是:“梅州”境内不少有“梅”的地名早在刘晟封其子刘崇兴为梅王之前就出现,这又作何解释?原来,梅州之域曾有过两次王侯封地。 据笔者查考,梅州作为王侯封地首次当在汉初。据清康熙《程乡县志》载:“梅州命名考,李士淳曰:曾见《粤东名贤志》:梅鋗,浈水人,汉初,从高祖,破秦有功,封于粤,即今程乡(梅州)地。故号其水曰梅源,溪曰梅溪,名其州曰梅州,皆以梅鋗得名也。至今各乡祀神有梅溪公王意即其人。” 另据当时县志主编、知县刘广聪有云:“县以程名,由程旼之贤也。至名州,以梅,则人多不知为汉将梅鋗食邑之故。然则其名梅也,以旌功也。” 笔者认为,此《程乡县志》所载是准确的。李士淳与刘广聪所提供有关汉朝梅鋗受封史实,基本是无可异议的。

    但笔者认为,李士淳的说法也存在一点瑕疵:其所依据的《粤东名贤志》:“梅鋗,浈水人,汉初,从高祖,破秦有功,封于粤,即今程乡(梅州)地”的说法不对。其谬误之处在于梅鋗分封为梅王并非由刘邦封赐,而是汉景帝所封。据笔者查证《史记》,梅鋗年轻时虽随高祖破秦及项有功,但未能封侯,因为高祖及惠文二帝都是反对封异姓诸侯的。史载吕后曾企图封其吕氏兄弟,亦遭强烈攻击和反对。因高祖生前曾与大臣们订过盟约:“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只有到景帝时平息“七国叛乱”后,为控制诸王才开始分封异姓将帅为侯。公元前157年,汉文帝病死后,汉景帝接位。公元前154年,吴王刘濞联络楚王造反。汉景帝急忙委派太尉周亚夫与36名将军率汉军主力去镇压吴楚的军队。梅鋗就是这36名将军之一,他带兵追剿吴楚军队至闽粤边,结果吴楚的军队被打得落花流水,吴王在闽地被杀,楚王走投无路也只好自杀。汉景帝一改过去不封异姓诸侯的做法,而论功行赏,时梅鋗将军屯兵闽粤边,自然他就“封为台侯”(《广东新语》:“台者,梅岭也,为入粤之门户”),受封了梅州这块宝地。李士淳关于“故号其水曰梅源,溪曰梅溪,名其州曰梅州,皆以梅鋗得名也”是有相当道理的。梅州当时出现以供奉梅鋗祈求风调雨顺的梅溪公王等庙宇。笔者认为,梅鋗封为“台侯”后,封地(含今天梅州之境)内出现以其命名的梅峰、梅岭、梅溪等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当时这一带地区并没有设立“梅州”的州府行政区域,真正设立并出现“梅州”之名是等到第二次梅王封地前后。

     综上所引述,梅州作为历史上两次为王侯封地是可信的,而且由于纪念汉初台侯梅鋗和南汉梅王的原因,故本地境内含“梅”的地名乃至州名在历史上得以相继出现,有的一直沿用至今。据《光绪嘉应州志》等史志记载,梅州历史上留下众多以“梅”命名的山川、古迹、乡镇、村舍,如:梅峰、梅山、梅溪、梅江、梅园、梅林、梅亭、梅塘、梅教、梅子村、梅口镇、梅花山、梅花村、梅子坑、梅子墩、梅子坪、梅子坝、梅子岗、梅子树下等。

   “梅州”缘于史上广植梅花?
    关于梅州命名考,不少人提出缘于唐宋以来梅江两岸梅花盛开,并引证历史上一些到访梅州的名人或本地乡贤的咏梅诗为证,这种说法历来有之,而且支持者众。唐宣宗时宰相李德懿贬谪潮州,途经梅江就曾作《到恶溪夜泊芦岛》(注:此首入选《全唐诗》),诗中有云:

    风雨瘴昏蛮海日,烟波魂断恶溪时;

    岭头无限相思泪,泣向寒梅近北枝。

    李诗说明当时梅江两岸有梅踪迹。宋淳熙六年(公元1179年),大诗人杨万里任广东提点刑狱时,曾率兵来梅州平息闽盗沈师扰粤,留下不少咏梅诗作,其诗《从彭田铺至杨田道旁梅花十余里》云:

    一路谁栽十里梅, 下临溪水恰齐开;

    此行便是无官事, 只为梅花也合来。

    从上诗可知其时梅州境内遍地梅花,且具观赏价值,若不然,杨万里怎么会吟出“只为梅花也合来”的千古佳句呢?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近代以来,不知是生态环境有所改变,抑或人们植梅的兴致减弱,还是另有无法考证的原因,梅州之梅似有锐减之势。这从前人诗中记述可窥端倪。如清同治间梅县秀才钟莲生写的《梅城晚眺》(载1946年李元宋纂《西阳乡志》):

    梅山梅水仰清华,一跳芳菲眺望赊;

    笑煞县名香万古,城前城后少梅花。

    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张榕轩在为叶壁华(清末民初著名女诗人、女教育家)《古香阁全集》出版题赠的七言古诗中,起首四句有云:

    吾梅夙号梅花乡,处处人家梅树旁;

    不知何时经剪伐,根株拔尽敛英芒。

    梅州是广东各地历史上留下最多以“梅”命名的山川、古迹和乡村。考各地地名之由来,其中有许多是以当地景物取名的。唐朝宰相张九龄,唐开元间曾在江西与广东南雄交界处之大庾岭凿山开路,辟岭南通往中原长约8000米的驿道,并在大庾岭上遍植梅树,故大庾岭名为梅岭,驿道因名梅关。

     综观古今,文人墨客咏梅州境内之梅者众,但笔者以为,名人咏梅只是文学描写,并非可以等同严格的历史考证。清康熙《程乡县志》引述李士淳观点说:“云俗不详其从,未遂以程俗多树梅,故名梅溪……皆习而不察,相传之误也。今考证以俟后之君子”。由此可见,李士淳对于梅州得名于梅的观点也是反对的。历史文化名人咏梅诗并不能直接证明梅州得名缘于梅花,亦无有力的地方志史记载梅州得名于梅花,笔者以为,“梅花说”更多是一厢情愿式的文学浪漫联想而已。

    “梅州”其它来源说法之辨
     关于梅州之“梅”,还有两种说法是“山水说”和“十朋说”。“山水说”是指梅州以本地之梅山梅溪而名。典型支持者为清乾隆时嘉应知州王之正。他认为“州地本有梅峰、梅水,即谓以山水得名,有何不可?”(《乾隆嘉应州志》卷十七)。但据考证,王之正的说法缺乏历史依据并显得牵强。“梅州以山水得名”之山,是指梅峰山。另据《光绪嘉应州志》云,梅州是因本地有梅峰山、梅溪水而得名。查考《光绪嘉应州志·山川》记载:“梅峰在城西门外(今梅城西郊),五峰错落,似梅花五片,故名。梅峰、梅溪,此地山水,宋改敬州为梅州,本以山水得名。”据查考,梅峰之名产生在明朝,是梅州命名之后四百几年的事;而其水是指梅溪,水名为“梅”,当是与山名的“梅”同时而取的。而且,如前所述,梅州山水村庄等地名多冠“梅”姓,皆多追怀“梅鋗”大将军,“江山姓俱,以表其功”之意。故以此山名、水名作梅州名字来源的说法似有牵强之意。

     关于梅州的名称来由另有 “十朋说”,这一说法更显荒谬而不近史实。据查证, 王十朋,号梅溪,是浙江乐清县人,宋高宗时(公元1127-1162年)的状元。其家住在小溪边,此溪名为“梅溪”。“溪名旧矣,莫之所自。”(《王十朋全集》)人们称王十朋为“梅溪先生”。他诗文兼长,闻名于世,著有《梅溪集》,曾任四川虁州知府。南宋后,奉节人为纪念王十朋的昭著政绩,把原名为西瀼水的一条长江支流改名为“梅溪河”,沿用至今。并在该地建祠奉祀王十朋。无独有偶,程乡那时也有一条梅溪,只是远在四川的梅溪河的典故,怎么会成为梅州名称的来由呢?笔者以为,这也是一种牵强之说,并有与历史名人套近乎之嫌。

    小 结
    综上所述,试可得出四点粗浅结论:

    一是西汉初年,梅鋗受封台侯之后,梅州之域出现多处以“梅”为姓之地域名;

    二是至南汉乾和十三年(955年)梅王封地确定后,古“梅州”这块地方姓“梅”就更为明朗了;

    三是“梅州得名缘于梅花”之说缺乏严格的历史考证和依据,更多程度上是一种浪漫的文学联想;

    四是北宋开宝四年(971年)因避宋太祖祖父赵敬之讳,将敬州改成梅州,这次是作为州名在历史上首次出现了;

    五是自北宋开宝四年“梅州”之名出现后,历经宋、元、明、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尽管行政区划分分合合,梅州之名却反复出现多次,最终固定并沿用至今。

     正是:众里“寻梅”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关于“梅州”名称的历史来由,笔者试制小诗以抒怀:

     梅州名由何处寻,公说婆说众纷云;

     古城今日无所寄,如烟往事聊赠君。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