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江西

子栏目 广东 江西 福建 台湾 广西 四川 湖南 浙江 香港 其他

赣州客家糖画: 甜蜜的艺术

时间:2015-01-08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客家文化 | 点击:
还记得儿时街巷里的糖画吗?转盘一转,图案锁定,糖画师傅舀起一勺糖浆就画起画来,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图案就这样神奇地出现了。小朋友一边看一边吃,你拿着“马”我拿着“羊”,感受它们在嘴里一点一点融化。
    还记得儿时街巷里的糖画吗?转盘一转,图案锁定,糖画师傅舀起一勺糖浆就画起画来,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图案就这样神奇地出现了。小朋友一边看一边吃,你拿着“马”我拿着“羊”,感受它们在嘴里一点一点融化。

    对于许多70、80后来说,糖画是童年最甜蜜的回忆。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民间绝活渐渐消失于人们的视野,只能偶尔在建春门或一些街巷里看到它的身影,不由让人痛惜传统文化的流失。

      赣州人的甜蜜童年回忆
      1月7日,在章江新区的樱花公园,一群孩子和家长手里拿着零花钱,围着糖画小摊子,看着摊主用小勺舀起糖稀,在一块平石板上画着,不一会儿,自己喜爱的动物图案就画好了,摊主在糖画上压上一根长长的竹扦,小孩子欢天喜地将糖画举在手上,一边跑一边欣赏着漂亮的图案,不时再用舌头舔上几下,糖画摊主的巧妙手艺也赢得了围观人群的啧啧称赞。

      如此场景让人想起了童年时代。对于许多70、80后来说,糖画是他们童年最甜蜜的回忆。依稀还记得小时候的寒冬时节,街巷、公园和校门口旁总能看见糖画摊。小朋友们围在摊位前,转动着十二生肖转盘,指针指向哪个图案,师傅就给你画哪个图案。摊主在石板上一勺一勺勾勒着,几秒后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图案就出现了,花上几毛钱便能买到一个心仪的动物图案。不过如果你走运 ,转到了龙凤等大图,也只需花上1块钱,你就成了大家眼中的“幸运儿”,因为大图不仅图案大,糖也多,对小朋友来说这是很值得羡慕的事。

     时代在发展,诸多民间手艺也逐渐被机器代替,那些曾无比寻常的事物也成了独属童年的美好回忆。如今重温起来,依然觉得美好和珍贵。

 
        一勺一锅一灶一铲一板走天下
       明杰,80后,祖传父业,继承父志,从事糖画多年。祖辈和父辈以糖画为生,耳濡目染,加上父亲的点拨,明杰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糖画发展的见证人和传承者。

 
     年纪轻轻的明杰对糖画这种传统手艺有着妙不可言的情结。早在多年前在广州打工时,明杰就一边上班,一边摆摊做糖画。相比内陆城市,经济发展迅速和超前的广州,精神娱乐也同步发展,他们有更多的闲情和意识来享受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世界,故而糖画在广州的适应速度就快得多。在广州的几年,是明杰实战的关键时期,也是他手中的糖画手艺得以丰富和改善的时期。2001年,父亲的一场重病,将明杰拉回了家乡南康。正是因为这次时机,明杰发现从小见怪不怪的糖画在赣州留存下来的寥寥无几。想起小时候父亲农闲时骑着自行车,拖着糖画摊走街串巷的日子,明杰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糖画摊子。从此每个周末,明杰就骑着摩托车载着糖画摊,来到建春门或其他公园摆摊。

     1月7日,一个暖洋洋的冬日黄昏,在樱花公园里,记者见到了正在做糖画的明杰,一群人围在他的摊位旁。明杰用一个小勺从热锅里舀出一勺麦芽糖,滚烫的糖汁经他错落有致地淋在光洁的铝合板上,“画”成各种各样的图案,有龙、凤凰、兔子等等。明杰眼疾手快,拿着勺的手不断抬高放下,流下的糖丝也变得如金线般细亮,勺子轻缓均匀地摆动,一根根细丝密密地镶了上去。趁着糖未凝固,用勺把的尾部加以修饰, 画的一端粘上一根细竹签,糖汁快速凝固,手停了,画也干了,再用铲子轻轻地将它整个铲起,一个生动形象的糖画就完成了。

    “5元就能买一个简单的,复杂一些的要10元,特大型的20元。”明杰说,除了十二生肖,蝴蝶、小鹿、飞鸟、游鱼、立体花篮之类的图案都能用糖画出来。不仅如此,在一些艺术展览上,明杰还能制作大型的山水画糖画。

     传统手艺也应与时俱进
     糖画,以糖做成的画,亦糖亦画,可观可食。所用的工具仅一勺一锅一灶一铲一板,糖料多以麦芽糖为主,用温火熬制,熬到可以牵丝时即可以用来浇铸造型了。在绘制造型时,由艺人用小汤勺舀起溶化了的糖汁,在石板上飞快地来回浇铸,画出造型,民间艺人的手上功夫便是造型的关键。当造型完成后,随即用小铲刀将糖画铲起,粘上竹签,就成了一件能举着的艺术品。仅凭一锅一灶一铲一板就生出一个个栩栩如生图案的艺术,最是寻常,也无比精妙。明杰告诉记者,要作一幅好的糖画,熬糖水绝对是个技术活,用恰到好处的火候熬出浓稠有度的糖汁,看似简单,实则很难。而在此之前,糖画人对每个图案必须心中有数,糖汁熬好后方能立即着手作画。糖汁易粘易融,因此在作画时根本不容艺人犹豫和出错,必须做到“心手合一”。

    传统手艺渐渐老去,而传承人却在不断成长。时代在发展,手艺也在改进。为了迎合大众的审美和喜好,让糖画做起来更加便利,留得更长久,明杰就对传统的糖画手艺和工具有所改善和创新。如传统糖画的图案多以十二生肖及花鸟虫兽等日常动植物为主,而明杰就自己绘制了机器猫、喜洋洋甚至山水水墨画等丰富多样的图案。过去用煤炉、炭炉烧火,现在则改为了更干净环保的酒精炉。而用作“画板”的石板,过去都是使用大理石。但大理石导热,夏天难以迅速凉下来,为了弥补这个缺憾,明杰经过反复试验,终于发现以铝合板作为“画板”,无论天气冷热,都可以做糖画。在一些作画技巧上,明杰也有了自己的一套,例如在绘制动物的眼睛时,过去都是用珠子糖代替,但现在早已不出产这种东西,明杰就自己去打制了一把小铲,上面把手位置留出一个空心,专门用于按压眼睛。

    学手艺的多是外地中年人
    糖画日渐式微,留存下来的也就备加珍贵,传承也就成为了他们的责任。明杰就认为自己有这种责任,因此从广州回来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群本土的手艺人,捏面的,剪纸的,明杰将他们聚集起来,组成了一个民间艺术协会,平常互相交流切磋,碰到好的时机,他们就一起合作,参加一些汽车4S店、婚庆公司、文化交流的展览。在明杰看来,传统手艺要发展下去,必须与时俱进,受到市场的接纳。同行之间,也应加强交流和合作,将传统手艺共同推进市场。

     令明杰觉得遗憾的是,虽然有十多个比他年纪大的徒弟找他学艺,但他发现,愿意来学的全是外地的中年人。反而是赣州本地人,尤其是年轻人对这门本土的手艺并无多大兴趣。这个现象让明杰意识到糖画未来的传承问题,因此在去年,他进行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希望通过政府的力量来传承这门手艺。“等到下一代,可能我们就看不到这种传统的手艺了” 。

责任编辑:客家文化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