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广西

子栏目 广东 江西 福建 台湾 广西 四川 湖南 浙江 香港 其他

客家情 梦里客家 

时间:2014-10-29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客家文化 | 点击:
苏东坡于宋哲宗绍圣元年被冠以“讥斥先朝”的罪名被贬岭南,他在岭南时的心情与初贬黄州时相比显得平静,他流连风景,体察风物,史书中说他在惠州“居三年,泊然无所蒂介,人无贤愚,皆得其欢心”。
    秋天来罗浮山,山色依然葱茏,野花依然鲜艳,正感受着岭南天高气爽的秋意。
   只是过了吃荔枝的季节。岭南出荔枝,传闻唐明皇为博杨贵妃一笑,从岭南飞骑把荔枝送到长安。而苏东坡的一首诗《惠州一绝》,则实在地表现了他对岭南荔枝的喜爱: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苏东坡于宋哲宗绍圣元年被冠以“讥斥先朝”的罪名被贬岭南,他在岭南时的心情与初贬黄州时相比显得平静,他流连风景,体察风物,史书中说他在惠州“居三年,泊然无所蒂介,人无贤愚,皆得其欢心”。

   自然这一切不是因为单单对荔枝的喜爱,应该是对岭南的山水风景,特别是对惠州人,东坡先生深感投契。
    惠州人对苏东坡这位大文学家也是热情有加,有苏东坡初到惠州的诗为证:“仿佛曾游岂梦中,欣然鸡犬识新丰;吏民惊问坐何事,父老相携迎此翁。”

   惠州人几乎都是客家
   苏东坡曾在此白鹤峰上,筑屋二十间,不起归欤之心,更作终老之计。大儿子苏迈也带着全家来到惠州入户。要不是权臣看不得苏东坡的悠闲自在,又把他贬去儋州,苏氏一族便成了真正的岭南客家人。

    罗浮山下的旭日村,就是客家地区的中国古村落,整个村子居住的都是中原迁徙而来的陈姓人。常在罗浮山民宅的门联上见到:梦里客家。想当初,中原族人或受兵乱或受灾荒,自远方迁徙而来,驻足这一处山水,山奇水奇,与中原大不同,如梦如幻。一代一代生活下去,有各种的不适,也有各种的发现,繁衍了多少代,那中原的习俗,中原的记忆,中原的文明,依然延续,既称客家,依然梦里。

    旭日古村始祖始居中原颍河流域一带,陈氏后人明末清初时期迁至此村,至今有近四百多年历史。

    四百多年间,经过数代陈氏人经营,集明、清、民国文化于一村的古建筑群逐渐形成,村落里的民居都为砖瓦房结构,有六百多处。其中,清朝时的村内富商陈百万的故居,以花岗岩石半墙,青砖到檐,院中有花岗岩石天井,高墙深院,可谓气势恢宏。出门所见两边相同的房形,一条蜿蜒曲折的麻石村巷,巷外是漫山遍野的古榕、乌榄。

   村里有大型宗祠。我们走到一座祠堂,见祠堂门口贴着的对联:“颍水源长,太邱泽远”。同行的正有陈姓作家,乃是八十年代以一篇《小镇上的将军》震动文坛的著名作家、原江西省文联主席陈世旭。他告诉我,他最早的祖先也在颍河流域,去年他还遵已故的父亲遗言,去河南寻根访祖。

    祠堂保存较完好,房内栋梁上,是高浮雕和透雕的手法刻成的各种造型,乃是寓意吉祥如意的麒麟、奔鹿、鸟雀,还有梅、兰、竹、菊和文臣武将等,连墙壁上也绘满了五颜六色的山水花鸟画和人物画。
   
    对着几排陈氏牌位,陈世旭神色郑重地双手合十,我知世旭此刻有一炷心香正燃。最重的缘流在血液里,随生命延续流淌,沧海桑田,无际客家,时时还来梦里。

    站在古村落间,我也一时身寄如客,恍若梦间。遥想当年,东坡先生“杖履罗浮,殆居其半”,是不是也曾到过旭日村的先地?当初的村落自然不同于以后建成的古村落,那么,更古时期的这一片客家土地上,又是如何模样呢?

责任编辑:客家文化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