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广东

子栏目 广东 江西 福建 台湾 广西 四川 湖南 浙江 香港 其他

客家习俗 由“追龙”说起

时间:2015-03-10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客家文化 | 点击:
每年的正月十三这天,想必应该是河源客家人最热闹的日子。 这天,是客家人的上灯日。上一年添新丁的人家,都在这一天往祠堂里上灯,也在家里厅堂里挂上一灯,向列祖列宗们报告家里添丁添喜。花灯大若华盖,色彩鲜艳,喜气四溢,让人一见就生欢喜心。

      每年的正月十三这天,想必应该是河源客家最热闹的日子。
     这天,是客家人的上灯日。上一年添新丁的人家,都在这一天往祠堂里上灯,也在家里厅堂里挂上一灯,向列祖列宗们报告家里添丁添喜。花灯大若华盖,色彩鲜艳,喜气四溢,让人一见就生欢喜心。其实,这正是添丁人家所希望看到的情景。自古以来,客家人僻居山野之地,力耕为生,生男为喜,男丁才能干力气活,是故重视男孩便成了世代旧俗。旧时代,每每是哪家男人多,才显现力量,家族亦因此而旺,故而往往某家添丁便视为头等好事,不大庆一番不足以表达欢喜。

    添丁,象征着香火延续
    添丁,象征着香火延续。而长明一年之久的香火不易照看,极易引发火灾,以致乐极生悲,于是客家先民借用火与灯的关系,演绎成以花灯(现在干脆以内置小电灯泡替代明火)形式来表达香火延续、家族添丁。这或许就是上灯活动的最原始的心理动机与形式流变吧。所以,上花灯便成了客家人家添丁后必须的动作,哪怕因为某种原因家里生了男丁但没能及时上灯的“老丁”也得在随后哪年补上一回灯才行。久而久之,由一家衍及整个家族再衍及乡村坊闾,仿佛约定俗成,年年正月十五前后(基本上是正月十三这天),便是添丁人家上花灯的大好日子。
  这一天,也是添丁人家最得意与在意的日子。主人家广发江湖帖,诚恳邀来各方宾朋好友,共同分享其添丁之喜,甚至是朋友带来的朋友的朋友也一概欢迎。有时遇上一个村上年有多户人家添丁,无形中便会有所比较,族人们窃窃私语、议论长短,说道着东家来的宾客多还是西家来的亲戚多。老祖宗留下来的理念是客人来得愈多,家族便愈是兴旺红火。于是乎,东乡或西镇,村头或街尾,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的走动,频频不断的吃吃喝喝,灿然不止的烟花鞭炮,这一切凝结了乡村春节期间最热闹的时刻,也构就了乡村世界最为生动的一抹风景。可以说,上灯日的热闹程度赛过除夕、初一、元宵。往往一个添丁日,主人和宾客要为之燃放掉数千元甚至逾万元的鞭炮、焰火,轰鸣声、五彩色、硝烟味,令人眼花燎乱、心旌摇动,直让外来客感叹:原来添丁之喜于一个家族竟有如此巨大的幸福感!

    客家人对幸福的美好追求——“追龙”
   东源县的船塘、黄沙、顺天、骆湖、上莞等一带的客家人更为特别。添丁上灯日,他们不但白天上灯、喝酒、燃鞭炮,晚上还有一样更为别致的群体活动——“追龙”。

   夜幕降临,“追龙”这一最富有乡愁意蕴的画面便徐徐铺展开了。或许是因为白天饱受添丁人家的酒肉款待,人们的喜悦情绪随着夜色渐浓而逐渐发酵,属于不属于添丁家族的人都有着一种快乐负荷太多需要释放的强烈欲望。如何释放呢?古代客家人真智慧,白天为添丁人家添丁而乐,晚上让你为自己来年也有添丁之乐来个“追龙”活动!——燃着香火的长龙被健壮的年青人抬举着穿行在村道、田野、山岗,数以千计的人举着火把随之奔跑,当你追着火龙跑下全程,你就沾染上了喜气、财气、人气、福气、旺气,来年家里必定也添一个胖小子,来年必定喜事连连、好事多多。于是,男女老少都来了,族人外人都来了,老爷子、老太太企望来年抱上孙子,年轻丈夫、俊俏媳妇祈盼新婚怀上龙胎。在黄沙廖家、顺天王家、船塘林家……“追龙”正在演绎客家人对幸福的一场场美好追求。

   乡村文化五彩斑澜,乡村文化质朴而充满人性。中化文化体系博大巨量,但仍然有东源“追龙”活动的座标存在。在福坑林屋,我们现场追踪了“追龙”活动的全过程,寻找着这一文化座标的经纬度。船塘镇福坑,全是林氏一族,与往年一样,近二千林氏族人聚集在“追龙”活动现场。没有人说得清楚“追龙”缘于何时何地何族,只知道是老古人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福坑林村人“追龙”活动最为壮观——先是八个壮汉在广场上舞着一条金龙,随之鼓乐齐鸣、鞭炮轰响,转动两圈后,又换成一条赤龙再转两圈,然后停歇在广场中心,在龙脊上面插满燃着的香火后,不知谁人一声吆喝,赤龙被高高抬起轰然启动,千余人手举着火把紧随赤龙向村外祖山涌去,沿路不断有人举着火把加入队伍,也不断有人家在燃放着鞭炮迎送着赤龙,更为礼花焰火从各处升腾于夜空灿放着华彩。待到赤龙往山上去时,情景更为雄壮,香火龙与一支支火把融为一体,宛如一条火龙在山梁上逶迤腾行,流动的火焰象绽放的生命之光,映红族人的脸庞,也温暖族人的心房,更带给族人对未来无限的希冀,福坑人用满腔的祝福把一条山坑填满了祈福。一个小时的游行,赤龙回到原点,新媳妇们早早赶回来迎候。等赤火一近,便争抢着龙脊上燃烧着的香火,纷纷在祠堂里向着河西堂林氏祖宗牌位敬上香火,默默祈愿。期间,我随意与一个从河源市区赶回来“追龙”的中年人聊了几句,他兴致勃勃地告诉我:我们林屋人很团结,年年搞“追龙”活动,有好几百年历史了!言谈之间,喜悦之情不能自禁。

    发扬传承传统客家文化,任重而道远
    临别时,我向老村长林乃建借了壬辰年编制的船塘福坑《林氏宗谱》。原想从中寻些关于“追龙”的人文趣事或家族故事,可新编的族谱只有世系传承,关于“追龙”或其它人文记载竟无点滴,令我十分遗憾。甚至其入粤始祖林伯(四郎)公于何时开基于河源船塘也失了传记,只知道林伯其人“生于闽也,抱不世之鸿才,具万年之识见,不偏安而弗恋于故土,襟怀广大,遂游于粤东。是以卜筑呆邑船塘约福田堡福坑甲上村长塘居焉”。当然,细细分析还是能分析出一二来的。林伯公来时居福田堡,而堡、保是明代概念,可见林伯是明代人也;族谱中摘录了一段“嘉庆十七年十二世裔孙”写的旧序族谱,以二十年一世计算,一世祖林伯当为二百四十年前左右的某年进入船塘的,约为1573年前后,即林伯为明代万历年间来到河源的。由此可知,福坑林氏由闽迁粤的时间为440年左右。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时间。这个时间是福建连城姑田游大龙兴起的时代,也是粤赣闽边际地区土客融合、客家民系基本形成的时代。众所周知,香火龙的最早的表现形式是板凳龙,汉代即有之,广泛流行于浙江与福建地区。以香火龙为基础而演变的福建连城县的姑田游大龙活动正好兴起于明代万历年间,船塘林氏源出福建,会不会是开基祖林伯公迁来时移植过来,或迁来后与福建老家人走亲戚时移植而来?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另一种可能是产于东源本地。众所周知,元宵赏灯自古有之,客家人上灯可以理解成是客家人在元宵节的纯粹赏灯基础上添加了以香火或花灯庆祝添丁之喜的内容而已,即客家人上灯活动是一种大众赏灯与添丁香火或花灯的一种结合。“追龙”活动或许也如此,以香火龙为基础的游龙活动,再增加本地“追”(祈望沾染上喜与旺)的形式与内容,便成了今天的“追龙”活动。

     诚然,岁月久远,许多文化的源头已无法追溯。但只要文化尚有遗存,我们就当珍惜并珍重之,或发扬光大,或持之以恒。如同种子,文化一旦落地、生根,必定开花、结果。今天的东源境邑的“追龙”活动,既热闹且喜庆,何等淳朴、美好。乡民们在“追龙”中,追逐自己的梦想,放纵自由与快乐,这是国泰民安的生动写照呀!

责任编辑:客家文化



上一篇:客家宴席成规

下一篇:请神容易送神难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