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大埔

子栏目 客家菜 梅县 兴宁 大埔 丰顺 五华 蕉岭 平远

大埔花萼楼过年热闹场面 尝地道客家味

时间:2015-02-25 | 来源:新快报 | 作者:客家文化 | 点击:
花萼楼举办祈福仪式。 村民把贡品放进篮子里抬回家中。 寻访路 广州梅州大埔县大东镇联丰村花萼楼 新快报记者 梁肇思 行程:乘火车到梅州坐租车到大埔县搭村巴到大东镇骑摩托到联丰村 新快报记者探访梅州,广东第一大土围楼里过年 贴着福字的火车窗外一片漆黑,
花萼楼观传统祈福礼 餐桌上尝地道客家味
花萼楼举办祈福仪式。
花萼楼观传统祈福礼 餐桌上尝地道客家味
村民把贡品放进篮子里抬回家中。
花萼楼观传统祈福礼 餐桌上尝地道客家味

      寻访路 广州—梅州—大埔县—大东镇—联丰村花萼楼 新快报记者 梁肇思 行程:乘火车到梅州—坐租车到大埔县—搭村巴到大东镇—骑摩托到联丰村

     新快报记者探访梅州,广东第一大土围楼里过年
     贴着福字的火车窗外一片漆黑,进入客家地区以后,从河源、龙川、兴宁到梅州,铁轨旁的民房二楼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点缀了年初一的夜幕。

     今年春节我选择到风俗、传统和城市截然不同的梅州过新年。奔着那股浓郁的年味和别样的风俗,我盼望着盐焗鸡、酿豆腐、三及第汤、腌面和老鼠粄的开年饭。

     谁知道在梅州一下火车,傻了眼,街上的店铺多是关门闭户,写着大大个客家风味的菜馆都拉上了卷闸。只有民居里一排排的红灯笼,像广州摆橘子、鲜花那样点缀着。刹那间,我明白了真正的年味,不是散落在街上,而是聚集在客家人的屋里。

     值得庆幸的是,我辗转走进村子里看祈福时,一个好客的客家人带我游览他们族人的花萼楼,还邀请我在他家吃午饭,于是我如愿尝到了一顿年味满满的客家菜

     吃年饭只开偏门婉拒外来客
     梅州是客家人的主要聚居地,处在广东、福建、江西三省交界处。围龙屋、八角楼、圆楼、方楼是有几百年历史的传统建筑。

    在梅州老城梅县里,这些动辄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建筑散落在老街巷。这些房子还保留着原来的匾额、名号,即便是很普通的一座民居,也有“楼”“府”“第”等名号。在匾额下,正门两旁一定贴着手写的金字大红底春联。

    梅州的年味是藏在家里的。走进老房子里,窄窄的像祠堂一样的公共空间,便听见人们围坐一起吃年饭的欢声笑语。这些笑声和饭菜香味没有传到街上,因为他们只打开房子的偏门,正门不开表示不迎客。

    这里的街道上,很少看到张灯结彩的过年景象。即便走在最老的骑楼街里,也看不到熙攘、热闹的场面,食店零零星星地开着,显得有些寂寥。这是因为客家人保留着频密地走亲戚的习惯,哪怕各个县城分散,也会搭车去拜年。

    族中男丁盼做“福头”获好运
   在大埔县大东镇联丰村花萼楼,过年的感觉却截然不同。花萼楼是广东第一大土围楼,内外三环,共210个房间,距今400多年历史。这座古老的建筑是联丰村林姓族人的祖屋。每年正月初三,本村的宗族林氏男丁就要组织一场祈福活动。

    一声爆竹声响起,接着鼓声隆隆,花萼楼的祈福仪式正式开始。仪式从8时开始,持续了两个半小时才结束。花萼楼里的每个房间前都插着彩旗。土围楼里鞭炮声震耳欲聋,火花四溅,香雾缭绕。

    祈福分两部分,首先是“行香”,把花萼楼里供奉的观音送到村子里各家各户,让族人得到保佑。行香的队伍抬着放有观音像的彩轿从花萼楼出发,绕着全村走,所到之处各家各户都要放鞭炮、鞠躬和献香。

   “行香”结束后,接着便进入“扣许”部分。全村人聚集到花萼楼里面,分两行摆着十多张八仙桌,桌上放5种以上的单数贡品,鸡鸭鱼肉、酒、糖、水果等。在司仪的喝唱声中,5个福头(村里旧年拣选的负责祈福事务的男丁)向观音神像斟茶敬酒,点香焚烛。最后,每家每户把贡品放进篮子里,高高兴兴地从土围楼正门抬回家中。

  “敲鼓敲到我肩膀都酸了!但是很开心,这是我们村的大事,抽中做 福头 的男丁更是好运连连。每年10月份在观音神像面前抽签,每个人都想抽中!”刚参加完祈福活动的联丰村村民林先生说,在广州做建筑生意的他,每年都会回家过年。

    鸡翅等过完年吃寓意有头有尾
    和林先生聊得高兴,他和他的朋友邀请我到花萼楼旁的新房子吃午饭。联丰村处在广东和福建的交界处,一条流淌在林先生家门前的梅潭河便是闽粤交界河。

    沿着光滑的鹅卵石走进村里,石缝间是绿莹莹的野草,黄色的泥屋错落在路边。有些泥屋已经破旧了,但一些清代卖丝绸的商号匾额和客栈名号,还是留在原来的位置上。林先生说,清朝时,梅州人和福建人就在这里做买卖。

    大概1997年左右,花萼楼里的人都搬进了新建的房子里,花萼楼成了祭祀、庆典的公共场所。

    林先生一家是传统的客家人,即便不是吃团年饭和开年饭,饭桌上依然摆着鸡、鸭肉拼起来的主菜,煎得金黄的鲩鱼,豆干焖花腩,两盘在门外摘回来的青菜,自家酿制的黄酒等,主食还有炒米粉、客家粥。

    客家人偏爱豆制品,每年都会自制豆干,这种豆干吃起来除了有鲜豆腐的香味之外,还有点豆干陈腐的特别味道。“鸡、鸭都是过年前杀好的,我们到初五前都不杀生。宰了几只鸡鸭,挂在天台上风干,每顿吃一只。”林先生说,“客家人过年吃饭,鸡头、鸡脚、鸡翅都不能吃,要等过完年才吃,这样才有头有尾嘛。”

    林先生的表妹说,以前没吃下的鸡头、鸡脚和鸡翅都会放在酿酒的酒糟里腌着。“等到春天农忙时拿出来吃,哇,那个味道,我想起来都流口水。”她说,“酒糟还可以用来炒菜,太香了。我很久没吃过,别人家有做,我们没有这些酒糟。客家人都会自己做食物,但是不会拿出来卖,觉得这些东西不值钱,还是留在自家吃的。”

    现在,门外的青梅树已经结了梅子,林先生的家人说,他们在广州、深圳做生意和打工,每年都会把酿好的梅子酒带给朋友喝。

责任编辑:客家文化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