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直播

【消失的八零后】克劳福德“做客”直播吧:舞动的篮球精灵(上)

发布时间: 来源:互联网
标签:

和大多数职业体育联盟一样,NBA每天都在演绎着最激动人心的竞技,也吞噬着最具天赋的时光。2020年,最年长的八零后已步入不惑,最年轻的八零后已过了而立,但生活依然要继续。

本期消失的八零后,通过一种全新的方式为大家介绍一位才华横溢的后卫球员,他初入联盟时被寄予厚望,他的职业生涯替补出战的比赛数量占总数量的67%,他上演了NBA史无前例的“最佳第六人”帽子戏法,他是NBA历史上唯一一位在四支不同球队拿过50分的球员,他是crossover的最佳代言人,他为大场面而生。他就是——贾马尔-克劳福德。

球员资料

球员姓名:贾马尔-克劳福德(Aaron Jamal Crawford)

常用号码:1号、6号、11号

场上位置:后卫

年龄:40岁(1980年3月20日)

身高:196cm/6尺5寸

绰号:克6

毕业院校:密歇根大学

选秀情况:2000年首轮第8顺位被骑士选中

效力球队:芝加哥公牛(2000-2004)、纽约尼克斯(2004-2008)、金州勇士(2008-2009)、亚特兰大老鹰(2009-2011)、波特兰开拓者(2011-2012)、洛杉矶快船(2012-2017)、明尼苏达森林狼(2017-2018)、菲尼克斯太阳(2018-2019)

注:以下内容均为虚构,意在以第一人称来描述克六的职业生涯,仅供参考。

专访克劳福德

2020年7月,厦门。

刚从曾厝垵出来的瘦高个黑人,身穿随意的黑色背心,五官被黑色墨镜和白色口罩遮住,尽管头顶上已有细密的汗珠,但肢体语言依旧亢奋。

他跨上一辆共享单车,沿着环岛路骑向鹭江道的轮渡码头,鼓浪屿的神秘和美好在向他招手。

他就是刚从NBA舞台上消失(或者说是被NBA淘汰)的著名球星贾马尔-克劳福德,他来到厦门,除了要登上心心念念的鼓浪屿,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接受国内最知名的体育APP直播吧的专访。

阳光明媚的午后,树荫将洒在地上的日光割成小方格,有一点微风,正好掀起了沉睡的树梢,顺便吹散了地上的热气。

接连的两对新人幸福的从他身边经过,引得他侧目观望,嘴里还不闲着,鼓浪屿上焦糖口味的玫瑰花酱深得他心,有时候他自己都很奇怪,他明明很喜爱甜食,却始终与“胖”字无缘。

正当克劳福德与好友威尔-康诺伊相谈甚欢之时,两位步履飞快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小巷尽头,他们和克劳福德一样戴着墨镜,若不是印有“直播吧”字样的帽子暴露了身份,克劳福德断然不会认出他们。

这两位年轻人就是直播吧篮球部的两位才子——铁林和Andrew。两位编辑来到克劳福德面前,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与克劳福德以及康诺伊寒暄起来。

互致问候之后,铁林很快引入了正题:“克劳福德先生,我知道您时间宝贵,那我们的专访现在就开始吧。”克劳福德爽快的点点头。

最佳第六人

Andrew:克劳福德先生,我们准备了大概20个问题,其中有10个是我们直播吧编辑共同收集的,另外10个来自直播吧网友。

克劳福德:好的,看来你们准备得很充分(大笑)。

铁林:那我们开始吧。您可能知道,您在中国有个绰号叫克6,其来源主要是依据您在第六人位置上所取得的非凡成就,请问您喜欢这个绰号吗?

克劳福德:这个绰号很酷,我喜欢。

铁林:您曾经三次拿到过“最佳第六人”的奖项,那么请您谈谈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第六人吧。

克劳福德:其实我认为,主力球员和替补球员在身体上和心理上的要求是不同的,当你不能首发登场时,你必须要在完成更充分的热身,在身体上做好随时上场的准备,并且在上场之后调动身体的积极性,以便立刻进入比赛状态;在心理上,需要你坐在场边时,精神上完全投入到比赛中去,将自己当做场上的一份子,只有这样,当教练要求上场时,才能与场上的气氛、节奏和对抗强度等因素无缝对接。

我在NBA停留了接近20年,在进入NBA第10个年头开始担任球队的第六人,如果不是这个角色的转变,我不会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作为一名替补球员,其实教练不会留太多的时间给我去调整,所以当一名优秀的替补球员的要求并不比主力球员低。幸运的是,我干的不错。

Andrew:“最佳第六人”的奖项您拿过三次,路易斯-威廉姆斯也拿过三次,那么你俩到底谁厉害?(坏笑)

克劳福德:哈哈,不瞒你说,我单挑就没输过。不过我很喜欢路易斯的比赛风格,他是一位进攻欲望很强的球员,他也是比赛衔接段的主角,他总是能找到合适的投篮时机,他的投篮很有特点。18-19赛季季后赛快船对阵勇士的系列赛,相信你们也都看到了,勇士的整体和个人都很强,但没人能限制住进入状态的路易斯。

不过我和他有一点最显著的区别,那就是他的职业生涯里几乎一直是作为替补球员出战,这方面的经验他其实比我多很多,而我是“半路出家”,这样算来,还是我厉害一些(大笑)。但我现在已经不在联盟了,而他还有希望再拿一次最佳第六人,这样他就超过我了。

洛杉矶还是西雅图

铁林:好的,最佳第六人的问题我们先聊到这儿。来之前我们做了些功课,我想问的是,您更喜欢洛杉矶还是西雅图?

克劳福德:好问题!我出生在西雅图,大概四、五年级的时候,我跟着父亲去洛杉矶生活了一段时间,但那时的我更喜欢西雅图,所以八年级的时候我又回到了西雅图,那时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一起生活了,在上高中之前,父亲又带我去洛杉矶住了几年。所以说这两座城市都算是我的家乡。

两座城市更喜欢哪座?我觉得各有千秋吧,我喜欢西雅图的街球场,因为那里的人几乎都知道我(自豪),但我进入NBA后,为洛杉矶(快船)效力了很多年。

Andrew:那么在进入NBA之前,您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比赛是哪场?

克劳福德:又一个好问题!其实,我接受篮球系统训练的时间比一般孩子要晚一些,大概八年级左右才开始,就是我从洛杉矶回到西雅图以后,在这之前我只参加一些休闲性质的比赛,那时候我个子高,所以打的是中锋位置,后来我的场上位置慢慢在变化,但不变的是我的生活里再也没有离开过篮球。

我记得我16岁那年,参加了一场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得分后卫道格-克里斯蒂举办的篮球比赛,地点就在西雅图市太平洋大学的篮球馆,那是一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比赛,我在球馆里见到了肖恩-坎普、克里夫-罗宾逊和达蒙-斯塔德迈尔,天呐,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当时我紧张得要命,我使出浑身解数想在他们面前表现自己,很幸运,最后我做到了,我是那场比赛里发挥最好的球员。

铁林:您有偶像吗?

克劳福德:当然了!我想我们这个时代的孩子都是看着乔丹打球长大的,他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篮球之神,所以当我初入NBA就被交易到公牛队时,我非常兴奋,这里曾经是乔丹奋斗的舞台。

除了乔丹,我还有两个偶像,他们是克里斯-韦伯和朱万-霍华德,他们都是“密歇根五虎”的代表人物,我非常喜欢看他们打球,我是他们的狂热粉丝,高中毕业后当密歇根大学向我发出邀请时,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答应了。

铁林:您知道吗?您的职业生涯总得分已经超过了两位偶像(克劳福德生涯总得分为19414分,而克里斯-韦伯为17182分,朱万-霍华德为16159分)。

克劳福德:(骄傲脸)哇哦,真的吗?那说明我干的不错,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一直是我的偶像。

Andrew:嗯……下面这个问题有点沉重,您能解释一下在NCAA的遭遇吗?

克劳福德:(沉思片刻)嗯……我记得刚进入密歇根大学的时候,我就遭遇了指控,有人向NCAA反映说我违反了规则,接受了某个组织和个人的财务馈赠,你们知道的,NCAA的大学生球员是没有薪酬的,所以我就陷入了为期半个赛季的被调查中,那段时间真的很煎熬,我知道自己是清白的,最终的认定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虽然是清白的,但我失去了很多,因为这件事,我只打了17场NCAA的比赛,然后就“逃离”了NCAA。

坦白的说,如果那一切没有发生,我想我会继续留在密歇根大学,我们在那时拥有杜克大学之外第二豪华的球队阵容,我们想与拥有迈克-邓利维和卡洛斯-布泽尔的杜克大学一较高下,但这没有发生,因为这件事,我必须要为自己争取多一项选择。

从选秀说起

铁林:我这儿有几位球员的名字——克里斯-米姆、迪肯贝-穆托姆博、艾尔-哈灵顿、斯皮德-克拉克斯顿、阿西-劳,您对他们有印象吗?

克劳福德:你们真的做了很多功课(大笑),他们都不是联盟如雷贯耳的顶级球星,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克里斯-米姆和我一届,是2000年的7号秀,那年他被公牛队选中,我在他后一位被骑士队选中,然后在选秀大会现场我俩交换了球帽;2004年夏天,公牛用我换来了尼克斯的穆托姆博;2008年冬天我去了勇士,尼克斯得到了勇士的大前锋艾尔-哈灵顿;至于克拉克斯顿和阿西-劳,他俩应该是2009年夏天老鹰为了得到而我付出的筹码。

他们都是很优秀的球员,很遗憾我和他们的职业生涯没有交集,但他们就像一面镜子,一直激励着我不断努力奋斗。

Andrew:谈谈您对纽约尼克斯的印象?

克劳福德:当我还是新秀的时候,我和“微笑刺客”以赛亚-托马斯有过一次两个多小时的谈话,我知道他一直都很喜欢我,所以2004年当有机会交易得到我时,以赛亚第一时间给我打来了电话,而我也很愿意为纽约效力。

只是我俩真正的合作只维持了一个赛季,而我在纽约停留了四个赛季,第一个赛季在我的脚趾受伤之前,我们一直排名分区第一;第二个赛季我们换了教练,但收效甚微;第三个赛季,我的脚踝受伤;第四个赛季我职业生涯的单赛季场均得分第一次超过了20分,但我很快就被交易到了金州勇士队。

那时我们队里有太多的天才球员了,以至于球队没法明确一个主攻点,所以导致尼克斯的战绩始终不能达到外界的期望值,但从我个人来讲,我很喜欢以赛亚的为人,他对我一直都很坦诚。

Andrew:您的打法很华丽,在NBA,华丽有时候会伴随着伤病,那么伤病在您的职业生涯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克劳福德:(自豪脸)老实说,我的伤病不算多,但我的NBA生涯没有开个好头,在新秀赛季的季前训练营就受伤了,导致我的整个新秀赛季都有所顾忌,第二个赛季,我又因为左膝扭伤只为公牛出战了23场比赛,后来到了纽约,我的脚趾、脚踝和膝盖又接连受过伤。不过幸运的是我经历的这些伤病都不算是大伤。要知道,联盟里有太多天赋出众的球员最后被伤病击倒,所以我是很幸运的。

2008年之后,伤病再也没有找过我麻烦。我想有效避免伤病的办法就是坚持枯燥的训练和自律的生活,在平时的训练中,我会进行很多核心力量的训练,因为我的身型比较瘦,所以我还会重点加强腰腹和四肢肌肉群的训练,只要肌肉力量有所积累,扭伤和拉伤的情况就可以自主化的避免。另外就是在生活中控制饮食,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在NBA没有球员会在饮食上肆无忌惮,对普通人来说,吃饭是一种享受,但对球员来说,吃饭是工作的一部分。

铁林:所以永远不要用自己的兴趣挑战别人的职业……好吧下一个问题,我们知道,您的职业生涯迄今为止一共出场过1326场,但在职业生涯前半段,您从未有过任何一场季后赛经验,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康诺伊:哈哈,这个问题我要插个嘴,贾马尔被我们“嘲笑”了很久,不光是我们,有很多球迷叫他“从不赢球的天才。”

克劳福德:嘿威尔,你够了。是我在接受采访好吗?你闭嘴!

我们说到哪儿了?哦对了,老实说,这件事确实让我烦恼过,在公牛时的四年,那是一支非常年轻且处于重建中的球队,机会看似很多但个人的技战术素养提高不快。后来到了尼克斯,这支球队是有底蕴有实力的,但我在队里的那几年,尼克斯正处于一个不稳定时期,勇士的情况也基本一样。

我记得我第一次季后赛经历是在09-10赛季效力老鹰时获得的,那个赛季正是我转型成为第六人的第一个赛季,那个赛季我的出场时间下降了不少(场均31.1分钟降至03-04赛季之后的最低),伍德森教练也提醒我要珍惜出手次数(场均投篮次数也从前一个赛季的15.7次降至14次),但我打得更加团队和高效,好像还投出了职业生涯最高的赛季命中率(其实是生涯第二高的44.9%),因此我获得了最佳第六人。

这个联盟有个规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教练、球员本人,或者随便什么——进入联盟三四年后(如果你没有什么贡献),你就差不多到了被兜售的时候了,你开始漂泊,辗转于不同的队伍之间,渐渐被打上“角色球员”的标签。因此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职业生涯第十年必须要转型的原因。不过我要感谢这次转型,它不仅延长了我的职业生涯,还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