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梅江

子栏目 梅江 梅县 兴宁 五华 大埔 丰顺 蕉岭 平远 各地

重阳时节重访梅城百岁山 拓荒者朱仁权

时间:2016-10-10 | 来源:梅州日报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不久前,在梅江区举行的“梅江讲坛·身边好人事迹报告会”上,首届“感动梅州十大道德模范”之一的朱仁权老师应邀作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报告。他退休后一边悉心照料病妻,一边带头义务开发、建设、管理百岁山休闲健身场所的动人事迹,赢得了听众们阵阵

朱仁权等人在百岁山植树。(曾秋玲 翻拍)
朱仁权等人在百岁山植树

朱仁权每天坚持跑步锻炼身体。 (钟小丰 摄)
朱仁权每天坚持跑步锻炼身体。

 

百岁山登山协会第一任会长朱仁权(中)、第二任会长张发祥(左)及现任会长钟奋清(右)在一起。(钟小丰 摄)
百岁山登山协会第一任会长朱仁权(中)、第二任会长张发祥(左)及现任会长钟奋清(右)在一起

 

    不久前,在梅江区举行的“梅江讲坛·身边好人事迹报告会”上,首届“感动梅州十大道德模范”之一的朱仁权老师应邀作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报告。他退休后一边悉心照料病妻,一边带头义务开发、建设、管理百岁山休闲健身场所的动人事迹,赢得了听众们阵阵热烈的掌声。


    昨日重阳节,记者来到梅城江北的朱仁权家里探访。84岁的朱仁权精神矍铄,动作敏捷,声音洪亮。“昨天早上我还跑步去了百岁山呢,一个裤兜装把伞,一个裤兜装瓶水,一个来回大约10公里。今早下雨,没去……”提起百岁山,朱仁权打开了话匣子。

    独力挥锄辟路天伯公
    朱仁权1993年从梅江区联合中学退休。但不久,他妻子突发脑梗昏迷,一住院就是两三年。在他的精心护理下,妻子逐渐恢复了部分自理能力。妻子病倒,使朱仁权意识到运动健身的重要性。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梅城人的健身意识开始增强,登山爱好者逐渐增多,但缺少登山锻炼的场所。那时到泮坑爬山还得购买门票。1997年,朱仁权在邻居的推荐下,到梅江区东郊天伯公登山锻炼。他觉得那里树木茂密、空气清新,但上山的几条小路都是香客和山友用脚踩出来的,路难行,影响登山健身的兴致。1997年冬,朱仁权买了一把锄头,每天清晨义务在天伯公禾毕岽披荆斩棘开山路。

     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朱仁权独自一人修整出一条长约2公里的林间小路,接着又在山顶开辟了一块几十平方米的林间旷地,供山友们休憩。

     带动山友开发百岁山
     因为天伯公的整体休闲环境不够理想,后来,朱仁权和十几位山友决定开辟一个新的登山健身场地,并相中了天伯公对面的白花寨。其时的白花寨,还是一座荆棘丛生、乱石挡道、人迹罕至的野山。

    1998年冬的一天,在如今百岁山的山门处,朱仁权挥动了开发百岁山的第一锄。此后的三四年时间里,他几乎每天早晚两次、每次花1个多小时挥锄开山路。“朱老师,买多几把锄头,我们也好帮帮忙。”后来,山友阿黄姨、阿利姐、叶绮山等也先后加入了锄山行动。几个月后,“4把锄头”锄出了一条从上山到下山、纵贯白花寨的黄泥路。接着,又在最高峰开辟了一块几十平方米的空地。1999年8月21日,在朱仁权的提议下,白花寨更名为百岁山。

    沉寂白花寨变成活力百岁山,到这里登山健身的市民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山友加入到开发建设百岁山的行列。朱仁权回忆说:“第一个捐款的是阿范姨,她当时捐了100元。此后,捐款的人越来越多。山友、市民、领导、外出乡贤、华侨等出钱出力,为百岁山公益事业做了很多工作。搞建筑的老板谢学军出了很多好主意,还开车载义工、民工上工地,又折回山下载水、载沙、载水泥;建材商杨金超帮忙管账,请朋友帮忙免费设计凉亭;农民张发祥负责工程设计,他陪民工干活,还把妻子和子女叫上山来做义工……正因为有大家的帮忙,我才能够坚持下来。”

    就这样,开辟了主道、辅路、水泥路后,还要配套相关设施:安装健身器材,植树种花,建饮水池、蓄水池、石桌凳、风雨亭,竖防火警示牌、公益标语牌和捐款芳名牌……刚开始,是朱仁权孤身奋战,但很快百岁山义工队伍壮大起来形成合力,当时曾出现登山者自发你一袋我一袋把沙、石、砖拎到山上工地的情景。接着,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洗手间、路灯、交通标志线、停车场等设施迅速得到完善。百岁山公园建设成为了一项“民间推动、政府支持、民主管理、造福百姓”的民心工程。

    “退休”后发挥余热
     2008年9月,时年75岁的朱仁权病倒了。他患了严重的腰椎骨质增生,行走艰难,需卧床休息,生活一度不能自理。本报刊发报道《谁来接朱老师的班》,引发了社会对百岁山建设管理的关注,解决了“接班人”问题。2008年12月,把经费余额十多万元移交给继任者后,朱仁权从百岁山健身联谊会(今梅江区百岁山登山协会)会长任上“退休”了。作为百岁山最早的开拓者和最主要的管护者,自1999年8月至2008年12月,朱仁权手里共接收到1万多人次的捐款共130多万元;共建设了五六公里长、3000多级台阶的水泥登山道,安装户外健身器材100多件,植树种花8000多棵,建设了凉亭、蓄水池、石桌凳等一大批,前来登山者每天从早到晚络绎不绝。

    “退休”后,朱仁权依然关注着百岁山,出钱、出点子。记者看到了一张《朱仁权老师为百岁山的捐款统计表》。这是由百岁山登山协会的会计于2011年10月3日制作的。这张表显示:从1999年8月21日至2011年8月15日,朱仁权个人共为百岁山捐款10次、共26150元,包括此期间他获得相关单位的慰问金、奖金合计4950元。

    如今,朱仁权平时独居在家,收拾房子、侍弄花草、读书看报。他坚持跑步去百岁山,“夏天太热,隔天去一次。像现在天气凉了,不下雨就天天去。冬天早上太冷,下午去”。每天看到前来百岁山休闲健身的人络绎不绝,他就很满足。更令他欣慰的是,众多百岁山义工和热心山友正在践行着“无私奉献、热心公益”的“百岁山精神”,或义务出力,或热心捐款,共同管护着百岁山。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