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历史

子栏目 客家人物 客家历史 视频 客家杂谈 客家美文 客家体育 客家专题

梅县强民体育会投身抗日

时间:2015-07-15 | 来源:未知 | 作者:客家文化 | 点击:
▲2005年,温集祥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古稀之年的卢雪莉(右一)。 ▲当年青抗会骨干、原广东省建委副主任廖伟(右)在强民体育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讲话。 ▲青抗会梅县流动剧团强民体育会第一分团主
   
▲2005年,温集祥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古稀之年的卢雪莉(右一)。

▲当年青抗会骨干、原广东省建委副主任廖伟(右)在强民体育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讲话。

▲青抗会“梅县流动剧团”强民体育会第一分团主要成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强民复会后,张学基、侯锋、陈萍、蓝淦、刘锦泉、温集祥、黄波、黄俊达及夫人阿毛姐等人,聚集在强民体育会新建会所门前合影留念。
    1937年,正当强民体育会借梅县足球队蝉联十四届省运会冠军的东风,进一步把梅县足球运动搞得风生水起之际,“七七”卢沟桥炮声响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梅城和全国各地一样有如愤怒的海洋,掀起了层层抗日救亡的巨浪。有志“强国强民”洗雪“东亚病夫”之耻的梅县强民体育会,同全国人民一道勇敢地投入到抗战的激流之中。

    义无反顾地挑起党的重托
    1937年深秋的一天,梅县地下党负责人梁集祥来到强民体育会会所温清利家私店,向会长温集祥主动提出参加强民体育会,并代表梅县中心县委对强民体育会在抗日救亡中的作用,以及如何围绕抗日救亡中心开展会务工作提出了建议。温集祥代表强民体育会欣然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义无反顾地挑起党的重托。梁集祥语重心长对温集祥说:“温会长,你能带领梅县足球队扬威省城,相信你也一定能带领强民体育会在抗日救亡运动中发挥才干,不负众望,做出贡献。”

    1938年春,强民体育会在东较场民众教育馆召开第二届会员大会。一致选举温集祥继任会长,梁集祥、余勇谋(均为地下党员)等为副会长。这就表明,强民体育会已经不仅是一个群众体育组织,同时还是一个党领导下的革命团体。

    其时正处于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梅县抗日救亡团体纷纷涌现。依次成立有“梅县学生抗敌同志会”(简称“学抗会”)、“梅县青年抗日同志会”(简称“青抗会”)。根据地下党指示,强民体育会全体骨干加入“青抗会”。青抗会选出梁集祥、陈晓凡(均为地下党员)和温集祥三人为常委,温集祥任常务主席。这些“青抗会”骨干中,半数是地下党员,半数是强民体育会骨干。

   义演义卖义赛投入抗日救亡
   强民体育会投入大行动,出版《正义报》、《燎原》文艺月刊和举办木刻展览等,积极宣传抗日救亡,反响强烈。

    青抗会主要通过开展戏剧、歌咏活动,宣传群众、发动群众投身抗日救亡。为此,青抗会成立一个“梅县流动剧团总团”。总团下设四个分团:强民体育会为第一分团,南口星聚中学为第二分团,坜林坪君明学校为第三分团,县总工会为第四分团。

    强民第一分团首次公演自编、自导、自演的抗日救亡话剧《夜之歌》,就一炮打响。地下党负责人余森文赞叹说:想不到强民会员能武(踢足球)亦能文(唱歌、演戏)。接着各路分团陆续演出了《寄生草》、《人约黄昏》、《流寇队长》、《夜光杯》、《群魔乱舞》、《雪洒晴空》、《卢老虎》等话剧。

    难能可贵的是,所有强民会员不论义演、义卖、义赛都是枵腹从公,没有分文报酬,伙食费还要自掏腰包,而所得收入则悉数用于购买棉衣和药品送往前线。

    学抗会、青抗会、强民会的青年男女经常聚集在温清利家私店后堂,唱歌、跳舞、排戏、开会……强民体育会以其自身的民族壮举愈来愈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的爱戴和拥护,而温清利家私店也成了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1939年“三八”国际妇女节,东较场召开全县妇女大会。梁集祥拟就一篇演讲提纲,指派强民会长兼青抗会主席温集祥上台演讲。温集祥时而直切时弊,时而旁敲侧击,讲得引人入胜,取得了良好的抗日宣传效果。

    大打“足球牌”团结力量抗日
    强民会牢记党的指示,借着梅县足球队蝉联省运会冠军而给强民体育会带来不断飙升的声望,先后聘请省府主席李汉魂、某集团军司令余汉谋、省参议会副议长黄枯桐、团管区司令曾其清、梅县县长梁国材、梅县商会会长廖建宸、梅县汕报社长李玉耕、梅县中山日报社长陈恩成等人,出任强民体育会名誉会长,并大打“足球牌”。先后在梅城举办“枯桐杯”、“国材杯”、“建宸杯”等足球赛。

    在艰苦条件下,1942年以强民为主的梅县队还勇夺“汉魂杯”、代表省体育代表团慰问抗战大后方“横扫湘桂”,强民还赢了球王李惠堂领衔的五华队。强民足球场上的战绩,不仅令强民体育会在海内外的声望继续飙升,还掩护了大批从青抗会转入强民的地下党人从事革命活动。

   1944年冬,日军正策划越过猴子岽进犯兴梅。温集祥接到地下党指示,准备组织以强民骨干为基础的武装队伍上九龙嶂打游击。正当温集祥筹划之际,国民党右派“先下手为强”,先后将温集祥、温伟祥、谢建弘、黄波、刘庆英、邹应崇、谢禄秀七名强民体育会骨干逮捕,押解到兴宁侦察连。这就是梅县抗战历史上著名的“七君子”事件。国民党已下密令,一旦日军进犯兴梅事成,押在兴宁侦察连的政治犯一律处决。后因日军未能越过猴子岽,“七君子”幸免于难。

    1946年,经过抗日救亡战斗洗礼和考验,强民体育会会长温集祥和骨干温伟祥兄弟,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强民体育会在解放战争中,继续以群众体育组织和革命团体的双重身份开展会务工作;而强民体育会会所温清利家私店也正式成为梅城地下党秘密联络站。

责任编辑:客家文化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