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历史

子栏目 客家人物 客家历史 视频 客家杂谈 客家美文 客家体育 客家专题

传说中的水口塔

时间:2015-11-20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崇山敬水,看重风水地灵,客家地区自古就有“入村看水口”的说法。图为清末宁江。
    
     崇山敬水,看重风水地灵,客家地区自古就有“入村看水口”的说法。图为清末宁江。

   “水口”的由来
     所谓水口,是指水流的入口或出口,是古代风水(堪舆)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术语。我国古代最有名气的风水卜易大师郭璞在其奠定风水理论的《葬书》云:“风水之法,得水为上”;“未见山时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有水无山不可裁”;“山管人丁水管财”。可见水在风水学中的地位十分重要。

    风水学中将水来之处称天门,水去之处谓地户,通常就叫水口。天门宜宽大,地户宜收闭;并认为天门宽大来财多,地户收闭多聚财。这是古代汉民族讲究风水时对水口的认识。

    经过几百年一代又一代的实践,客家先民异常重视自然环境对自身的影响,并最终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行动准则。崇山敬水,讲究风水地灵,就成为他们择居安厝的精神选择。故梅州客家地区自古就有“入村看水口”之俗语。就是说,一个地方水口能决定一个地方(村落)的人气和财运的兴旺或衰败。

   梅州客家先民把水口的设置看得很重要、很严肃,所以如果一个村落水口的“风水”不够理想,兆意不好,他们就会千方百计请风水大师指点,然后加以营建、弥补或改造,使之符合要求。主要方法有造宝塔、建庙宇、架桥梁、筑水陂等。

   兴宁水口塔的传说
   古老的水口镇,位于兴宁的最南端与丰顺、五华、梅县交界之处,也是宁江、琴江与梅江交汇处。水口镇曾经建有宝塔,有晚清兴宁文人“小峰”的一首竹枝词为证:

   青山突出镇江边,宝塔临流峭插天,

   阅尽沧桑终不变,高昂两字倚云悬。
   原注又云:“塔在水口江边,气象雄伟,塔腰以砖砌成‘高昂’两字。”

 
   兴宁水口塔,摄于1894-1908年间。
   水口塔座落在水口镇北端离圩镇约一公里的美女山上。史载此塔建于清嘉庆七年(1802年),塔高九层,约30米,呈八角形,底层角距1.9米,砖石结构,内有螺旋形梯,层层相通,从地面可到达顶层,每层内有塔棚、窗户,外有塔檐,建筑宏伟,工艺精良。30年代修筑的兴水公路,从塔的东侧通过,面临宁江,扼兴宁至潮汕水陆交通之要冲。

   水口塔于1949年农历4月24日上午8时自然倒塌,民间把它的倒塌与国民党垮台联系在一起,虽然这只是偶然的巧合。除了它的倒塌令人联想翩翩之外,民间还有好些关于水口塔的传说。

   传说一:师傅以身祭塔
   水口塔高耸入云。远观之,如秀笔写天书,近视之,似利箭射长空。它凝结着劳动人民的汗血。传说该塔竣工封顶时,建塔师傅凭着自己练就的本领,打着雨伞,带着头戴竹笠的徒弟,冒险从塔顶凌空而下。不料降落时,大风折断了伞骨,吹翻了伞顶,人直线而下,跌落在地上气绝身亡。他的徒弟,则凭着竹笠,顶住来风,悠然而下,落入河中,安然无恙。人们既为当时建筑大师精良的工艺而赞叹,又为当时科学文化落后而带来的悲剧感到惋惜。

   传说二:神童赋诗
   传说塔建成后,举办了隆重的落成典礼,邀请有功者和知名人士参加庆典。群贤毕至,士女如云,热闹非常。当时有一士绅,带着他年仅十岁的孙子赴宴。席间,主持人要与会者,以塔为题赋诗一首,以助酒兴。此绅士胸无笔墨,心急如焚,久久不能成诗,眼见宴席一再拖延,弄得座的人好不耐烦。他的孙子,是个聪明伶俐,才思敏捷的“神童”,急中生智,立即为其祖父代劳,口占一绝:“一支文笔透上天,两边江水笑连连,左狮右象塞水口,囤水江河万万年。”内容含蕴,意境清新,博得在坐宾客阵阵掌声,在群众中传为佳话。

   传说三:知县溯前川
   嘉庆十年,江南泰州进士仲振履,出任兴宁知县,走马上任,乘船而上,一路吹吹打打,鸣锣开道,好不威风。到了水口塔附近,忽见灵山秀水,碧水蓝天,宝塔矗立其间,雄伟壮观、别具风采,忙令左右停锣息鼓。喟然曰:“此乃风水宝地,兴宁必出大人物,且胜我万倍也。”

   原来传闻仲大爷,笃信风水,精通堪舆之术,他认为水口塔具有灵气,能主兴宁兴旺繁荣,迭出奇才,且不在己之下。即令停锣息鼓,以示不敢藐视之意。

   稍后,官船继续前行,进入盐米沙(地名)、只见河面变宽,水速转缓,流沙滚动,大有顿失滔滔之势,回头一看,水口塔象是挡住江水的去路,使秽物不能畅通而下,令人失其灵,地失其秀。面对此情此景,他喟然长叹:“兴宁坏在这座水口塔,此乃罗星塞水口,出不了大人物。”随即令侍从继续鸣锣击鼓,饮酒作乐。这虽是迷信之言,却也反映了当时对水口塔的神化。其实此塔并不神秘,只是建筑艺术上,高人一等,地理环境上,得天独厚。清末胡曦有《登水口塔》诗云:“水口行舟路,临流一塔悬,涯鱼俯危石,篷蝶溯前川。”


   清末宁江水面上航行的六蓬船,诗中“篷蝶”就是六篷船的船帆。

   传说四:舞狮高手环游塔檐
   抗战期间,坭陂镇陈屋村年仅十八岁的青年陈展欣是一位“打(舞)单狮”的高手。从小练就一身舞单狮的本领,能头顶狮头跳过两张并排的八仙桌或一架风车。他身如飞燕,快若灵猴,动作优美,所到之处,观者如潮,无不击掌赞叹。

   一日无事,其忽动畅游水口塔之兴,遂与同伴从坭陂坐船沿江而下。及至,站在塔前,远山近水,灵水秀色,已有三分醉意。他们拾梯级而上,行至顶层,凭窗远眺,只见云海茫茫,山峦重叠,森林苍苍,景色如画。一向好胜心强的陈展欣,越看越高兴,恨不得飞离宝塔,云游四海。同行的陈发生看他如此入迷,一本正经地对说他:“你敢在塔檐环游一周,那就算你高强,今天吃饭就我请了,包你酒足饭饱。”话毕,只见他身悬窗外,毫无惧色,手攀塔身,且行且下,似寻觅,似凝思,远视之,如杂技演员走在钢丝绳上,令人不寒而栗,约莫过了十分钟,忽然有人一声尖叫:“糟了”。吓得在场的人呆若木鸡,其实是一场虚惊,只是一只老鹰掠过此塔,挡住阳光,一时视线模糊而已,待大家定神一看,陈展欣已转了一圈,站原来的位置上,高喊:“我赢了”。击掌声、欢呼声经久不息,传为趣谈。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