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美文

子栏目 客家人物 客家历史 视频 客家杂谈 客家美文 客家体育 客家专题

外婆是善良的“地主婆”

时间:2016-01-23 | 来源:梅州日报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缘于读了近日微信上风传的河南泌阳一篇关于回忆母亲的文章,勾起了我对外婆的回忆,外婆一副微笑的脸庞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缘于读了近日微信上风传的河南泌阳一篇关于回忆母亲的文章,勾起了我对外婆的回忆,外婆一副微笑的脸庞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外婆出生在丰顺县东联半山冈上的寨子,由于山高田少,家境贫寒,父母就把她送到丰顺县汤南邓屋寨一户富裕人家做童养媳。解放初,由于家境殷实,加上外公在泰国开打金店,搭钱转来购置一些薄田,就被土改工作团评定为地主,外婆就此被打上“地主婆”的烙印。

     外婆离开我们已38年了,小时候,由于我父亲在丰顺县工作的缘故,我在外婆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外婆很疼我。后来我回到梅城读书,一放寒暑假就往她那里跑。外婆人缘极好,不论老嫩大细她都处得来。那个年代由于贫穷,住房紧张,村里很多姑娘都与她搭睡,有的甚至同她睡到出嫁。村里的孤独老人行走不便要买东西,只要唤一声外婆,她都放下手头的活计,立即去几里路的圩场帮老人买回来。

     外公在泰国谋生,外婆也去过几次泰国,她虽不识字,但极聪明,她在泰国学了几种草药偏方,每到春暖花开时节,外婆便挎篮子到田头地尾采摘一种野草叫白花墨菜,采回来后洗净晒干、捣碎筛成粉并用瓶子装好,我好奇地问外婆:“好吃的吗?”外婆告诉我:“这是止血药,不能吃的,用来防家护屋,同时也可方便邻邻舍舍。”每当村民割伤手脚,他们第一时间都找外婆拿“特效止血药”,真神奇,药到血即止,三次即结痂。外婆家由于有侨汇,加上又勤劳,生活相对宽裕,家中常常藏有小吃,但每每都被到她家嬉闹的小孩翻出偷食,但她从不发火。每到过年时节,外婆都领我到汤南信用社领侨汇,她一定要叫信用社的叔叔阿姨换新钱,当时使用的是第三套人民币:她每样面值都要一扎,回家后她先把换回来的新钱藏得严严实实,待到大年三十,我们小孩洗了汤(温泉),换了新衣后,外婆拿出新钱分发大家,由于外婆格外疼我,每次领压岁钱时,打开红包都是一张“大团结”。大年初一是外婆家最热闹的时候,一大早左邻右舍甚至更远的村里小孩都来向外婆拜年,外婆总是笑眯眯地拿出一把新钱发给小孩,当他们拿到簇新的压岁钱后,就马上到村里的供销社小卖部买木手枪和发令纸(纸刻),玩起小孩最喜欢玩的“打仗”游戏,一直玩到大人喊吃饭。

    外婆出过国,漂洋过海,心胸宽广,加上一副古道热肠,遇上村民生老病死,她总是热心帮忙。她会接生,村里大部分小孩出生都是她接生的;村民认为她是“好命人”,有人讨媳妇,常常被主家叫去牵新娘;村里老人过世,她也主动上前帮忙,替过世老人穿寿衣,整遗容,让他(她)干干净净上路。点点滴滴这些总是与她“地主婆”的身份对不上号。1979年她去世时,全村老幼及邻村听到消息的群众都来为她送葬,很多人都痛哭流涕……外婆是活在村民心中勤劳、善良的“地主婆”。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上一篇:阳光下的向日葵

下一篇:其实没有想你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