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美文

子栏目 客家人物 客家历史 视频 客家杂谈 客家美文 客家体育 客家专题

童年 ·茶趣

时间:2016-06-12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钟秀丽 | 点击:
又到一年采茶季。我不会采茶、制茶,但是我喜茶、爱茶,这得感谢我的父亲!
    又到一年采茶季。我不会采茶、制茶,但是我喜茶、爱茶,这得感谢我的父亲!

    我是家中的第一个孩子,爸爸在外工作,一个月才回家一次。爸爸在家的日子是一家人的幸福时光,而最开心的就是我。

    爸爸每次回来,除了帮妈妈做些较重的农活外,都要跟宗族中也是“上班一族”的叔、伯、长辈们一起泡茶坐坐,交流下各自的工作和宗族中的一些事情。而作为长女的我,爸爸每次都是带着我一起去喝茶,是否从那时起,不经意间已种下了我喜欢茶的因?

    记忆深处,大概5、6岁的样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爸爸带着我来到教书的叔公家里。叔公第一件事就是提着一个热水瓶和一个茶叶罐子,在吃饭的八仙桌上放好。在叔公转身时爸爸抱起我紧挨着他坐到旁边的长条凳子上。

    叔公端出泡茶的道具,一个有花的陶瓷茶壶和几个洁白小杯子,装在一个有点黑黄的小洋瓷盆里,一边问爸爸几时回来的,一边把茶壶茶杯放进瓷盆,倒入八分满的开水。叔公用手把茶具一个一个烫好,摆在桌子上,接着用半湿不干的手揭开茶罐,从里面抓了一把茶叶放到茶壶里,开水冲进茶壶,茶香随着水汽氤氲在空气中。小小年纪的我居然非常喜欢这香气,两只小手扶着八仙桌沿,桌下面的小脚不断地晃动,是心里不自觉地开心,眼睛紧紧跟随叔公泡茶的手转动,小脑袋里在想这么香的东西我肯定也要喝,而且是要有独自的杯子!而不是爸爸用他的杯子拿到嘴唇边试试不烫了才给我喝。

    叔公满足了小家伙,给我单独斟了一杯,放到半凉时,小小的手端起了那杯我满心喜欢期待的茶,啊?怎么又苦又涩的,小家伙又是皱眉又是吐舌,怎么不是想象中的又香又甜啊?!爸爸和叔公看着小家伙的表情哈哈大笑,问道:还要喝么?答:要喝!小小的年纪不知道天高地厚,只是看爸爸和叔公喝了一杯又一杯,自己肯定也还要喝!

    于是,每一次跟爸爸出门去喝茶,长辈们都会给我单独一杯茶,而不是跟其他小孩一样跟大人同个杯子。我以小孩的心态喝着叔伯们的茶,似懂非懂地听着大人们谈事,说这茶好香那茶有劲,说这茶烤焦了那茶苦涩过头了,说这茶没密封好,回潮“臭普”了……

     关于“茶”,就在那一次次的似懂非懂里刻印在小脑袋里,以至于一直到现在对茶的喜爱有增无减。

     爸爸休假在家时也常会邀请叔伯们到家里来坐坐,年纪小一点的时候,我就只是赖在爸爸的怀里,看他泡茶,听大人们说事,跟着他们喝茶。等上了幼儿园,长辈们来我家的时候,我就帮爸爸打下手了,帮他把茶叶罐拿出来,把茶具拿到老屋门前的水渠洗干净,就是热水瓶,爸爸还不让我动,我只能看爸爸淋壶、洗杯、下茶、冲泡了,那时没有什么公道杯,也没有茶洗、茶托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茶壶,几个人就配几个杯子,从茶壶里直接倒入茶杯,大家都喝得不亦乐乎。

      记忆中,跟着爸爸和叔伯们喝茶的时候,婶娘们好像几乎没在一起喝过茶,她们大都是在农村农耕带孩子照顾老人。男人出门在外工作,她们就是家庭主要劳动力,所以也难得坐下来跟男人们喝茶,而我也只有爸爸休假回来时,可以有喝茶的待遇。随着慢慢长大,上了小学,爸爸总是教导我要多读书,将来考得好成绩,跳出农村,自己有“铁饭碗”,就不用跟父辈的女人们那样为农活而忙,就可以有坐下来喝茶的闲暇。

     如今,如父所愿,我终于可以有坐下来读书、喝茶的闲暇。

责任编辑:钟秀丽



上一篇:有个男人要追我

下一篇:蒲公英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