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美文

子栏目 客家人物 客家历史 视频 客家杂谈 客家美文 客家体育 客家专题

轻轻地牵住你的手

时间:2016-11-16 | 来源:梅州日报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轻轻地,我牵着你的手,并肩走在海堤路上。
   轻轻地,我牵着你的手,并肩走在海堤路上。

    时值初冬,气温却如夏天般温热。从喧闹的街市出来,我们取道沿海边的路回去。这是一条靠海边的小路,因没有铺上水泥,显得凹凸不平;这是一条从街市步行到海边公园的捷径,因没有路灯,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显得更漆黑。都说风生水起,走在海岸边,涛声阵阵,海风习习。从遥远的海洋深处吹来的风,掠过宽阔的海面,拂过脸颊,凉爽怡人,消散了萦绕在脑海边市井的喧嚣。白天的一场细雨淋湿了路面,使得本不平整的路况更艰涩难行。我们一前一后地走着,我在前引路,你在后面跟着。

    有几条船停靠在海岸边,并排着,在海浪不断的翻滚下,此起彼伏地摇曳着,像是钢琴上被一只无形的手按动下的琴键,在夜的海洋里演奏着深情的《军港之夜》。走着走着,凉意渐渐地涌了上来,在这海风的催动下,伴着那涛声,我随口吟起了B安的《喜欢你》。尽管粤语不太标准,曲调不太准确,你都侧耳倾听,全神贯注,一句轻轻的“好听”,仿佛是那最高的褒赏,以示我更加卖力气,歌声在风的吹动下,飘荡到远方。或许是歌声,或许是我们的到来,惊动了路边一家居民房内的狗,“汪汪……”我忽然收起歌声,你连忙挨近我,拉住我的手,似乎狗就在前面。我说不用怕,别看狗尖牙利齿的,其实会叫的狗不可怕,只要勇敢地面对着面,半蹲下来,它是不敢赶上来的。可此时的话像在自言自语,你只是一个劲地抓住我的手。我却指着海边不远处晃动的船说,要是我们坐上那船里,多逍遥啊。你瞟了我一眼,嗔怪:讨厌。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一个视野更宽敞的地方,远望海上,只见黑茫茫的前方依稀可辨出一座桥,那就是我们白天经过的跨海大桥。我忽然想起一句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想着要是走在这桥上,就能领略海上的无限风光了。可是,匆匆的行走无意桥的存在和身边的风景。一声长叹息,两道柳叶眉微促,若有所思,对着远方说道,明天得回去了。人离开了家,牵挂如一根绳线,一头系着风筝,一头系在线圈上,无论风筝飞到哪里,系在线圈那头的永远是家里那对老人。生性外向的你变得成熟了,花钱不大手大脚了,收敛了贪玩而驿动的心,唠叨起小孩学习上的粗心,或敏感性地担心着老人的健康,一旦事情没有想象的好,就格外紧张。就是偶尔一次外出,你的挂记都是满满的。你低沉而和缓的诉说,如晚风般轻轻低吟,字字都涌入我的心,感觉对家人牵挂如只身走在这茫茫无尽的夜的小路,面对的是脚下不平的泥路、海风的吹袭、狗的狂吠……

    我转过身,拉住你,紧紧地勾住手腕,五指相扣五指,迈出步伐,向着前方走去。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上一篇:初冬浮想

下一篇:茶之情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