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美文

子栏目 客家人物 客家历史 视频 客家杂谈 客家美文 客家体育 客家专题

但识桂子香

时间:2016-12-14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张怡琳 | 点击:
前些日子的天凉了许多。早晚添了件薄薄的针织衣,都已过了寒露,这才大概是秋意来捎信。傍晚踏出单位大堂门,我被一阵香馥吸引
    前些日子的天凉了许多。早晚添了件薄薄的针织衣,都已过了寒露,这才大概是秋意来捎信。傍晚踏出单位大堂门,我被一阵香馥吸引,原是绿化带里那几棵桂花树开了花,一茬一茬的,也不很浓密。是哟,外公家住的小区里,那几棵高高的桂花树兴许开得盛了。

    我第一次知道桂花,是外婆告诉我的。小时候写作文,总是外婆在旁边指点。她是一名退休的小学教师,我却觉得她很有趣,像书里描写的,端庄贤淑而有品位的苏杭女子。那一次她教我写赏桂花,也就短短的一百来字吧,完了她还跟我讲起了很多关于桂花的乐事。她说桂花也叫木樨,是可以吃的。我甚是惊讶,第一次知道花也可以吃。她跟我聊起了桂花糖、桂花酒、桂花茶、桂花粥、桂花饼……好像桂花能变成世上任何你所能想到和不能想到的美食。许多年过后,想起这段旧事,我蓦然发现,老太太心里,该是藏有多少的柔情啊。

    长大后读了一些书,读到“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顿觉世间美好,草木皆是心性,真后悔以前没来得及与外婆细细看这桂花。记得那个午后,外婆望着桂花和我说:“阿囡,桂花又开啦,可我不晓得能不能看着你上大学呀?”上初中的我,听着这没有逻辑的一句问,嗔笑着:“阿婆,你乱说什么啊!”也没放在心上,哪知道,初中还没毕业,外婆真的就走了。她是知道自己身体的,可我们却从未察觉到一丝一毫。很难想象,她瘦小的身躯一边在暗地里与病痛作着波涛汹涌的斗争,一边却在我们面前装得波澜不惊,若无其事。以至于,她走得如此突然,留下我们措手不及的惊愕与后悔。

    说到桂花的花期,确实是延过了初秋、仲秋、季秋三个“秋”,印象里每年中秋总能闻到木樨香,过了寒露依旧不散,整一个秋天似乎都是“木樨蒸”。

    秋风渐起的时节,感觉到丝丝凉意,人也开始馋了起来。外婆就熬起一锅糯米粥。白花花的米粒在锅里被搅得瞬间乐开了花,沸腾的水汽咕噜咕噜往外涌出一层层的泡泡,一会儿功夫就成了糯软绵密的粥羹,撒下一把白糖,再盛出碗里。有时候,乘着热气未散,外婆会往滚烫的粥面上捻一小撮桂花,用汤匙拌着,粥水的温度把桂花的清香搅进已经散碎的米粒里,吃一口,暖暖的甜甜的,真是无法形容的满足。我是不舍得用汤匙搅拌着吃的,白密的粥面中间点缀着黄灿灿的花碎末,煞是好看,生怕把这样的艺术品给破坏了。我沿着碗沿边,轻轻刮一勺,吃一口,再刮一勺。可是吃到最后,那桂花总会慢慢弥散到粥里,这时我就又可惜又开心地往碗中间一舀,一汤匙的粥,覆着满满都是桂花,就这一口,好奢侈啊,但这是最好吃的一口。闲时,外婆会沏壶茶,就着几块曲奇饼干或是苏打饼,招呼着我来一起吃。小时候我不爱喝茶,觉得太苦涩,我馋的是那盘香脆的饼干。外婆让我试着喝几口茶,奇了怪了,没有往常的苦涩,倒是溢着甘甜浓郁的花香。细看那杯里,淡黄色的清澈茶汤表面,浮着丁点的金粟色颗粒,像极了一池落花。揭开壶盖,星星点点的桂花末掺进了黑黝黝的茶叶里,这甘甜的秘密原来是这桂花啊。

    我的母亲和大姨两姊妹,也很是喜欢桂花。

    当年外婆去世后,母亲曾捧着外婆的衣服平静地说,她从此,再也没有妈妈了。我心里瞬间打了个寒颤,我也是再不能喊外婆了。如今十几载春秋已过,当看着母亲惊喜地捡着桂花,听到大姨在阳台上召唤我们吃饭,我便了然,外婆从未离开,生活里都浸润了她的影子,而我一直都会记得这桂子香……

责任编辑:张怡琳



上一篇:【客家文学】秋禅

下一篇:存款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赠88元彩金
    2017-01-17 16:14:56发表

    太阳城申博

  • jfaw08331
    2017-01-17 07:07:36发表

    银河赌场直营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