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客家美文

子栏目 客家人物 客家历史 视频 客家杂谈 客家美文 客家体育 客家专题

梦里寻他千百度

时间:2016-12-14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丘沐梓 | 点击:
很久以前我喜欢做梦。 最初,喜欢做关于江南的梦。梦的开始,总是一片水——清澈明净的水,温柔而醉人。
   很久以前我喜欢做梦。
   最初,喜欢做关于江南的梦。梦的开始,总是一片水——清澈明净的水,温柔而醉人。沿着微微漾动的水波看去是一侧古朴厚重的青石路。这是我所喜欢的江南。有着“烟雨霏霏,六朝如梦”的沧桑,有着“落花时节又逢君”的欢喜,有着“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清新,有着“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明丽闲适。最喜欢的,却是独属于江南“夜船吹笛雨潇潇”的忧愁。

    为什么喜欢这样的愁思呢?无他,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初读诗的年纪,自是无忧无虑,却是因此越发地希望自己快些长大,好像大人们一样,领悟这种种的深刻意境。

    没有品尝过生活的沧桑,所以对苍凉充满憧憬;没有啜饮过忧愁的烈酒,所以也想学一回“长醉”;没有在心上烙下人生的无奈,所以只当“及时行乐”是潇洒风流;尚未成长,未有承担,所以我只愿醉倒在水乡的诗意中,一梦不醒。

    不知是在哪一天,我忽地开始厌烦这闲适怡人的江南。比起轻风柔雨的江南,似乎金戈铁马的边塞更让人心驰神往。于是,我开始梦见遥远的战场。

     金戈铁马,这是一个咋一听就让人热血沸腾的词。想一想苍茫肃杀的边关吧——明月高照,给城墙洒下一片沁凉的月光,与铁甲银辉相映;羌笛长吹,吹起铁血男儿心中的柔情,思念如笛音般丝丝缕缕回荡;战鼓不歇,用悲壮的号叫激起战士的血性;杀声震天,或许唯有战场,才是建功立业、保家卫国的拼搏之地!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多少次梦回沙场,我只希望我的生命亦如那威武勇猛的将军般,壮丽而灿烂。不去想“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惨烈,不去想“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痛,不去想“年年战骨埋荒外”的郁愤,唯有“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的壮志凌云,才足以实现生命的意义。

    那是青春年少时最向往的人生——用自己的奋斗,点亮生命的光芒!不踟蹰,不犹豫,不畏缩,无所惧,青春年少,已有了为梦想一搏的冲劲,明了梦想之于生命的意义,学着用稚嫩的肩膀自己承担,是成长带我远赴梦中的战场,给我跃马扬鞭的力量。
 
    看遍了江南的轻歌曼舞,听惯了边关的战鼓秋角,我又开始向往起更遥远,更辽阔的地方——人大抵都是不知足的。世间那么多瑰丽壮景,何不去体会一番呢?

    走出烽火连天的战场,我开始梦见辽阔的大草原。那“天苍苍,野茫茫”的阔远,伴着姑娘小伙爽朗的笑容和热情欢快的放歌,在梦里久久盘旋;有时候,我会梦见昭君,她用属于汉家女子的纤细手指,拨动琵琶弦上哀婉的乡思,而我站在她身侧,凝神谛听着曲中“胡风夜月”的忧伤;又或者,我乘舟远航,在高悬的明月下,在浩渺的海波间轻诵,细细感悟这绵延千年的慨叹。

    梦里,我走遍千山万水,看过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美,看过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汹涌,看过了“喧喧车马欲朝天,人探东堂榜已悬”的繁华长安。日复一日,我在梦中用脚步丈量生命的意义,用双眼寻找理想的故乡。

    直到某一天,我忽然不再做梦了。
    不做梦是一件坏事。我再也不能在梦中看见温柔的江南姑娘、漫天的狼烟烽火和壮阔的草原大漠了。仿佛童年时珍藏着的彩色弹珠,在若干年后蓦地发现它已黯淡了色泽,失去了光彩。没有了斑斓梦境的人生,仿佛抛下了过往的幼稚,开始急速成长。

    不做梦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说明,我真的不再是孩子了。
    于今终于明白,实现理想需要脚踏实地的奋斗和敢于承担的勇气。无论梦境多么美好,若没有现实的努力,也终究是黄粱一梦。所以我再不做梦。兜兜转转,寻寻觅觅,我在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原来它就躺在我的手心里,等着我亲自去实现。

责任编辑:丘沐梓



上一篇:存款

下一篇:雁向南飞(外一首)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