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客家 旅游 美食 习俗 风情 特色 企业 教育

梅县景点

子栏目 梅县景点 兴宁景点 大埔景点 丰顺景点 五华景点 蕉岭景点 平远景点

林风眠 和他的三个故居

时间:2015-12-01 | 来源:客都网 | 作者:涯是客家人 | 点击:
慢游梅州攻略(19):白宫敦裕居 林风眠(1900—1991),是我国融合中西艺术最富成就和启发性的画家之一,生于1900年,广东梅县人。
   慢游梅州攻略(19):白宫敦裕居
    林风眠(1900—1991),是我国融合中西艺术最富成就和启发性的画家之一,生于1900年,广东梅县人。
 
    18岁时,林风眠赴法留学,进入当时法国最著名的哥罗孟画室,被称为“中国留学美术者的第一人”。1928年,年仅28岁的他在蔡元培的邀请下,带着法国妻子来到杭州,创建了中国现代绘画史上举足轻重的艺术学院——国立艺术院(即中国美术学院前身),为首任院长、教授。他倡导“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理念,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人之一,先后培养了一大批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家,如吴冠中、李可染、赵无极、朱德群、苏天赐、席德进等。

 
     梅州故居
     林风眠故居敦裕居位于梅江区西阳镇白宫阁公岭村,是一座清代四合院式附筑一横屋的客家传统民居,坐南朝北,前拥涟漪云影山色的半月形池塘,后枕连绵苍松翠竹的山头。正立面依山形地势以鹅卵石垒筑高台基。在大门门坪中轴线北尽端筑一矮墙,如同照壁般挡住了直观内庭院的视线,小小的曲折变化,使人从外观屋内不至于一览无遗。
      林风眠故居,原解放日报摄影美术部主任、现上海硬笔画学会会长张安朴硬笔画。
 
     大门门额署“敦裕居”由林风眠的父亲18世祖伯恩公亲书,墨写行书体,行笔雍容大度,字迹仍依稀可辨。鹤顶格式门联曰:“敦崇礼义,裕荫裔孙(后人)。”

 
     敦裕居进入大门后即是纵向长方形的庭院,房间、厨房排列有序,围成四合院,突出了全用鹅卵石铺砌的庭院,宽敞的空间,阳光充足。

 
     林风眠在“敦裕居”度过了他一生中艰难贫困的青少年时期。庭院周匝东厢房靠南倒数第3间房,是他从小在家时起居学习的房间。

 
     敦裕居布局简单,屋宇装饰朴素无华而近乎简单。其特别之处在于门坪台基、天井地板、檐前屋后的建筑材料,采用了大量的鹅卵石。
 
     现在的敦裕居,陈列着林风眠先生的艺术人生传略、书画作品等。由于历史时代的变幻无常,艺术人生的颠沛流离,林风眠自1919年赴法国留学至晚年旅居香港,生前从未回过家乡。
 
     杭州故居
     林风眠杭州故居位于位于灵隐路3号植物园大门旁,青砖黑瓦,隐没于一片翠绿之中。虽处于喧闹的旅游黄金带,却闹中取静,颇符合画家为人处事的风格。1999年11月22日,为纪念林风眠百年诞辰,由杭州市政府出资200万元按原样整修后,辟为林风眠故居纪念馆。

 
      这座二层小楼建于1934至1935年,是林风眠自己设计建造的,面积约300平方米,并在此居住了10年,1951年离开杭州后,他再也没有回到这间“风雨之所”。这幢二层楼的建筑将是人们回望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窗口”。
下图是林风眠先生的学生、中国当代著名画家吴冠中题写的 “林风眠故居”。
 
      迎面门厅上方,是林先生1989年在香港撰写的《自述》代作序厅“前言”,用中英文对照展示,文章开篇写道:“我出生于广东梅江边的一个山村里……后来在欧洲留学的年代里,在四处奔波的战乱中,仍不时回忆在家乡片片的浮云,清清的小溪,远处的松树和屋旁的翠竹……”

 
      门厅左侧悬挂着林风眠先生的女弟子徐坚白1999年绘制的油画《林风眠像》,油画以林风眠先生各个时期的代表作为背景,画像中的先生淡定从容,和蔼慈祥,与他艺术人生经历的坎坷、曲折、悲怆,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1950年在此旧居的留影,这是他在杭州寓所的最后时光,1951年移居上海。

 
      下图是1936年林风眠与法国妻子及其女儿拍的一张全家合影,地点就在杭州,照片十分和美动人,似乎展示了令世人羡慕的、有当年洋品味的艺术家生活。
      故居的一楼是客厅、卧室、餐厅,二楼是画室、书房。室内的顶壁、墙面都以本色木纹拼嵌,以求返朴归真之效。其间放置了画家部分遗物和各个时期代表作的复制品,以展示其当年的生活和创作环境,反映他追求艺术的一生。据介绍,修缮前的故居为民宅,除了主墙外,其余设施破损较为严重。修缮工作是以故居的旧照片以林先生当年学生们的回忆为依据,“修旧如旧”,保持了民国时期木结构西式楼房的风貌。
 
      据说,早年由先生亲植于居内的梅、桂,每到落日便随风摇曳,发出吉祥之声,每每让人觉得,一定还有一位老人,在用细缓的步履,巡视着这间有着自己画魂的旧宅。
 
      上海故居
      1951年,林风眠定居上海南昌路53号。南昌路是原法租界一条的小马路,这一路段格外谧静,是当年有钱人才住得起的区域。为什么林风眠离开了天堂般的杭州,舍弃了与这里有天壤之别的杭州旧居,而且辞去了学院教授职务呢?这应与1951年春中央美院华东分院(浙江美院前身)的对“新派画小集团”的批判有关。尽管脱离了体制,文革中还是逃不脱被打成黑画家的厄运,遭4年牢狱之灾。

 
      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猫头鹰在中国是不祥之兆,他偏偏用以屡屡入画,文革中竟成了一大罪状。 

 
      在上海他以卖画和教画为生,开始整幢小楼由他家居住,但渐渐开销不起了,太太女儿出国后他退租了一楼,自己一个人蜗居二楼。60年代文革前,政治气氛略有宽松,他还当上了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文革时他把所有的画在浴缸里泡烂,扔进马桶冲走,没人可分担他的苦痛,过得相当凄凉。他一直在这儿住着,直到1977年获准去巴西探亲,旋即移居香港。
      梅州白宫敦裕居自助游参考路线:
      从梅城江南加油站出发,沿S333省道往大埔方向,过西阳镇,离白宫前约200米有指示牌,右转过阁公岭村门楼,行约300米即可。

责任编辑:涯是客家人



最新资讯